返回

祭炼山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28章 让他赶路快一些

    封石有不朽意志加持不可摧毁,可借用它原有的形态,再加以小心布置,同样能获得一个相对安全的栖身之处。

    比如眼前这块上窄下宽约四五丈大的封石,它靠近尾端的地方有一条裂纹,不足两指宽毫不起眼,如果不是有意观察,几乎不会被发现。可

    如果有人贴近这条裂缝向内看去,就会发现它向内延伸大概三四尺后,便开始向外扩张,最终在这块封石内部,形成一个两丈大小的偏平空间。

    站着需要躬身,但能在封石世界里,找到这样一出安全的地方,真的不能奢求更多。

    现如今,在这封石的中空里,一团血光晦涩闪动,像是一颗血卵正在孕育着什么。突

    然间血光陡然大盛,封石内部石壁上,一层隔绝力量被激活,将血光遮掩下来。

    啪——

    声音似蛋壳被打碎,一道赤-裸的女人身影出现,她修长、完美的身躯,完完全全暴露在空气中,肌肤闪动着象牙般的光泽。伸

    手一招,破碎的血光外壳,凝聚成一套长裙,将她极具诱惑的娇躯覆盖。抬

    起头,露出梅若雨苍白至极的面庞,她抿了抿嘴唇,心头犹有惊悸。那

    修士究竟是什么人?四

    人联手,面对真正的大能者,也有几分全身而退把握,可现今竟落得三死一伤的下场!如

    果不是她意志最强,挣脱的快了一步,又马上不惜损耗,施展了血魂自爆**,恐怕连她也逃不掉。实

    在可怕!

    这种存在,梅若雨自心底里不敢再招惹,自己好好养伤就是,外界风雨随它去吧,等避开了这股风头,她再出去不迟。

    理想很丰满,可现实总是喜欢,跟人开一个充满骨感的玩笑。梅

    若雨闭关第二天,封石外来了一名黑衣老者,他脸上皱纹层叠,腰背却挺的笔直,整个人丝毫没有苍老、腐朽的感觉,反而由内向外散发着,浩荡磅礴的生机。封

    石内部,闭关休养的梅若雨,猛地睁开双眼,只见一片霜白之色在封石内部快速蔓延,其中蕴含的绝对冰寒,让她心神颤栗。一

    瞬间,她就猜到了来人身份……冻天寒火,封石世界中,站在巅峰的大能者之一。梅

    若雨根本没时间懊恼,自己藏身保命的地方为何会被找到,如果再不出去,她就要被冻死在这块封石内。猛

    地起身,身体化为一道血光,沿着裂缝飞出,梅若雨直接拜下,“晚辈拜见寒火大人。”

    冻天寒火是别人畏惧他的力量,而给出的称号,他本名温从恭,很暖的一个名字。当

    然,知道这个名字的人并不多,而其中很大一部分,在知道的当天便已死去。

    “说,杀宋中一的人,在哪里?”对

    方是谁,什么身份,他根本不在意,因为在寒火心中,秦宇现在已是个死人。

    梅若雨瞬间抛掉置身事外的念头,寒火大人亲口询问,敢有半点犹豫都是在找死。

    “寒火大人,关于凶手的信息,晚辈知晓并不多,但此人正在借封石磨砺意志,宋中一道友就是凭此,找到了他的行踪。”寒

    火突然道:“即日起,你受本座庇护,顶替宋中一的位置……梅若雨,你可愿意?”

    梅若雨“噗通”跪下,“属下参见大人。”寒

    火淡淡道:“跟本座走吧。”

    对宋中一,他根本就不在意,可这件事情,必须要有一个交代,否则日后谁还愿为他卖命?

    封石世界走到深处就会发现,单凭个人的力量,是件非常麻烦的事情。

    ……

    时空锁复刻的世界,秦宇手指动了动,眼睛缓缓睁开,短暂茫然后快速恢复焦点。可

    就在这时,他突然呆了一下,抬手呆呆看着自己的手指,像是发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凝神仔细感应,确认没有出错,秦宇脸上露出古怪,很快就想通了原因,下一刻仰天大笑。

    声浪滚滚充满爽快酣畅,恶魔印记这家伙,如果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不知会不会懊恼的,把自己脑袋揪下来当球踢?

    意志蜕变完成,意味着秦宇的修炼跨入新的层次,不出意外接下来,又将是一阵突飞猛进。

    他越强,恶魔印记反噬成功的几率,就将变得越低!心

    底涌出迫不及待,秦宇深吸口气,感应外界没有不妥,心思微动散去复刻世界。唰

    ——他

    身影出现,抬头第一眼,便锁定了一块巨大封石。

    大步向前,进入封石压制范围,脚下只是微微一顿,秦宇脸上便露出笑容。因

    为这股压制,此刻对他而言,就像是春日的拂面微风,根本没有半点作用。闭

    上眼,秦宇心神之中,那道模糊身影快速出现,紧接着不断变得清晰。他的面庞、发式、衣着,挺直的腰背,不屈的眼眸,霸道无双的气质,在此刻一一浮现。秦

    宇心神微颤,不知为何突然生出一丝错觉,似乎这道身影,就是他自己。紧接着,这份荒诞的错觉,竟像是一颗种子,在他心神中生根发芽肆意的生长。

    谎言说过十遍,就有了让人信服的可能,而强烈的心理暗示,甚至能改变主观意识。秦

    宇陷入混乱,觉得心神中这道身影越来越熟悉,甚至眉眼间的气质,都与自己一样。

    难道,我是这个人的转世轮回?

    这念头冒出瞬间,秦宇心神之中,突然响起一声愤怒咆哮,古老、苍茫的气息,携带着浓烈岁月气息,刹那间横扫。一

    动不动的身影,突然间扭头,眼神露出凝重,“古?”

    低喝响起,蕴含了某种根本无法抗衡的意志,秦宇意识“嗡”的一下,直接陷入空白。

    可在这时,另一股力量,突然注入他意识中,尽管不能挣脱压制,却恢复了清醒。此

    刻的秦宇,就像是一个旁观者,站在高空之上,俯瞰着心神世界中正在发生的事情。

    另一道身影,自视线尽头出现,他跨步而来,每一步都让大地震颤,发出痛苦呻吟。巨

    人的身躯巍峨无尽,双肩与苍穹平齐,好似一座撑天神山!古

    族……这是秦宇获得的,古之一道传承。

    作为强大、骄傲的古族,绝对不会允许,自身意志的传承者,会被别人同化、驯服。“

    吾,战族第五单于!”对

    面,巨人发出咆哮,“古!”这是他的族群,更是他的名字,只此一个字,足以代表一切。

    巨人抬手握拳,狂暴无比的力量,宛若火山爆发,自他体内轰然席卷。

    战族第五单于神色肃穆,面对这一惊天拳,没有半点闪避之意。抬

    手,握拳,迎上!

    双方自一开始,就展开正面厮杀,因为这不是真正的战斗,而是双方意志的碰撞。没

    有任何花哨,有的只是绝对力量的比拼,强者胜出弱者毁灭……此外,再无其他可能。

    秦宇心神世界,瞬间陷入一片毁灭震荡,狂暴无比的力量疯狂肆虐。好

    在他的意识,已经从中脱离出来,处于一个旁观者的位置,否则这种强度的碰撞,只怕会把他的意识生生震碎。古

    族巨人代表的,是古族一脉生来撑天地,死后不倒脊的不屈传承。而第五单于拥有的,则是战天斗地唯吾独尊,一切皆虚妄的强大意志。双

    方都在某种程度上,达到了自我的极致——永存于天地,不可摧毁,不会消散。但

    世间一切都存在极限,所谓“坚不可摧”,必然是限定在,某个很大的范畴之中。

    持续上涨,如果不加以限制,终归会有突破极限的时候,到时必然就会被摧毁。古

    族传承如此,战族意志也如此。所

    以双方在秦宇心神世界的厮杀,到最终不可避免的,进入到了两败俱伤阶段。

    一颗颗光点,自战族第五单于和古族巨人身上飞出,前者是纯粹的银白,孤傲、冷厉,后者则是深沉的灰暗,融合了黑与白的颜色,代表着永远不能被抹去。银

    白、灰暗两种光点,即便脱离了本体,依旧保持着强大的本能,它们像是挥挥洒洒的雪花,在降落的过程中,依旧没有忘记彼此间厮杀。你

    咬我一口,我咬你一口,恨不能吞噬掉彼此,将对方转化成自己。藏

    穹之下,第五单于跟古族巨人的厮杀在继续,像是两尊巍峨神袛,每一次对碰都发出雷霆轰鸣。他们没有发现,落在地上面的“雪花”,颜色正在一点点的改变,就像是某种融合。没

    错,就是融合!

    银白与灰暗,彼此间疯狂攻击、吞噬,但都不能很快的,将对方吸收、转化。于是导致了,他们之间的颜色,变得越来越相似——那是一种透着金属色调,偏向于沉默的灰。

    大地上,一层灰色的“积雪”间,某种奇妙变化正在出现。秦

    宇的意识,清楚看到了这一切,即便失去与身体的联系,他仍旧感到口干舌燥。

    虽然不清楚,银白、灰暗间的融合,将会产生什么后果,但直觉告诉他,这将是一场对他而言,难以想象的大造化!心

    神世界中,“雪花”越来越多,战族第五单于和古族巨人的身影,已变得模糊许多。

    突然间,地面上灰的的“积雪”像是活了过来,一道道浪潮掀起,推动着“积雪”自四面八方汇聚过来。一

    座“雪山”快速堆积完成,它越来越高竟猛地爆发出,一种恐怖至极的吞噬力量。

    这股力量,同时将战族第五单于和古族巨人笼罩,像是无形的枷锁将他们捆缚。

    “没有人可以融合我,没有!”第

    五单于咆哮,他伸出手向“雪山”握下,它顿时剧烈震颤起来,属于第五单于的力量,想要从中分离、挣脱。对

    面,古族巨人突然抬头,看了一眼苍穹之上。

    秦宇意识一个激灵,因为他发现,古族巨人的眼神,明显是落在他身上。

    这尊巨人,早已察觉到他的存在,甚至已经发现了,正在融合的“雪花”!“

    请你记住,你是古族,永远都是古族。”

    低沉的声音,在心神世界响起。第

    五单于愤怒咆哮,“你疯了吗?”

    古族巨人微笑,他伸开双臂放弃了一切抵抗,任凭“雪山”的吞噬力量将他带走。巨

    人落在雪山上,自双足开始,一点一点没入其中,与它融为一体。从始至终,它都在看着天空,看着秦宇的双眼,眼眸中传递出唯一的意志。记

    住我的话,你是古族……永远的古族!轰

    ——“

    雪山”体积疯狂暴涨,瞬间达到与天平齐的地步,战族第五单于怒吼连连,却不能抗衡吞噬力量,被一点一点拉过去。他的身体触及到了雪山,一双大手从中钻出,一把将战族单于拉入其中。这

    一刻,秦宇的心神世界,突然失去了所有波动,陷入到诡异沉寂。咚

    ——

    咚——

    心脏跳动的声音,自雪山中传出,起初极为微弱,然后很快变强,像是擂动的天地大鼓。

    外界。巨

    大封石面前,秦宇盘膝闭目,他的身躯在诸多巨大封石之间,显得渺小无比。

    可此刻,他给人的感觉却无比高大,就像是云端上的神灵,尊贵不容冒犯。嗡

    ——

    嗡——封

    石开始震颤,以同一种频率,传递出狂暴意志,紧接着在下一刻彻底的爆发。意

    志摧毁!恐

    怖至极的湮灭力量,轰击到秦宇身上,可他的身躯这一刻就像是,一块沉默而坚硬的磐石,任凭浪潮拍打不曾移动半分……更不曾受到半点伤害。因

    为,自这一刻起,或许绝对力量上,秦宇远远不如那位战族第五单于,可单纯的意志层次,他们已处在同一个位置。

    意识世界中,“雪山”突然崩塌,一尊身影从中走出。并不高大,却好像可以,将天地踩在脚下。

    一袭黑袍,腰背挺拔,样貌与秦宇,竟是完全一样!

    唰——

    秦宇睁开眼,双目之中璀璨神光闪过,就像是两颗真正的星辰,在夜空中被万众瞩目。

    难言的气质,从他身上散发,似与天地一体,又像是超脱天地之外。哪怕历经岁月,任凭沧海桑田,都无法将他抹去……这是绝对且纯粹的意志力量!

    这是一场谁都预料不到的变故,第五单于和古族意志的交锋,等同让秦宇踩着两尊巨人的肩膀,一举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抬

    头看向眼前的封石,那种无言的压迫感觉,已彻底消失不见。秦

    宇深吸口气,平复心头激荡,几步上前来到封石旁,伸手按在上面。像是戳破了牛皮水袋,暖流自封石中汹涌而出,转眼融入秦宇体内,被他直接吸收。咔

    嚓——

    咔嚓——一

    道道裂纹,如蛛网快速蔓延,最终遍布封石每一寸角落。紧接着,号称不可摧毁的封石,在秦宇眼前破碎。不是变成碎块,而是消散为粉末,一转眼消失无踪。

    于是存在了亿万岁月,从不曾有过半点改变的封石“星云”,在这一日突然少了一块。秦

    宇看着眼前的空白,神色变得凝重,他第一个念头就是,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看到这一幕,否则他马上就会成为,封石世界中所有生灵的公敌!原

    因很简单,所有进入封石世界的生灵,都是为了借助封石磨砺意志,不断强大自我。可

    秦宇的出现,对他们而言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如果封石都被毁灭,他们留在这里将毫无意义?尽

    管漫长岁月来,能够走出封石世界的生灵只有不足十位,可存在一丝希望与彻底的绝望,绝对是天渊之别!不

    ,不是不能被人看到,而是以后都不能,再直接摧毁封石。否则这种突兀的空白,一旦出现太多,必然也会被人察觉。

    秦宇深吸口气,转身飞到令一块封石外,他准备几息,缓缓伸手按落。下一刻,热流再度涌出,他心中大声咆哮,“停下!”涌

    出热流戛然而止,眼前的封石震颤几下,最终保存下来。

    秦宇对比了一下被吸收掉的热流,大概残存十之二三的样子,封石完好无损,可它拥有的意志压制,也只剩余最初的十之二三。

    心头微松,只要封石能保留下来就好,这样即便有人发现,它蕴含的意志削弱,也应该能拖延一段时间。

    希望这段时间,能尽可能的长一些,每过一天秦宇的实力都会有明显的提升——因为,现在的封石世界对他而言,就是一个充满“食物”的猎场,只要消化的了,就能放开肚子大吃特吃!

    看着无边无际的封石,秦宇眼神炙热且期待,时间宝贵不能浪费,那便开始吧。

    ……封

    石如山,宫殿修建在上,此刻这偌大的宫殿,被无形压力覆盖,一片死寂无声。梅

    若雨站在寒火身后,脸色越来越苍,时间已经过去五天,无数修士蜂拥去寻找,可至今都没能够发现秦宇的踪迹,他整个人就像是一团雾气,蒸发消失不见。尤

    其是这五日时间内,不知什么原因,连续爆发了几场区域性的“意志摧毁”,寒火座下一队修士运气糟糕,接连摊上两次折损惨重。

    眼前的寒火虽没有说话,可他身上气息变得越来越沉重,不知何时就会发作出来。

    “不应该啊,他能逃到哪里去?难道这件事,是有人在幕后做推手,隐藏了别的阴谋?”

    梅若雨念头急速转动,她虽然有一个,恨不得毁灭世界的阴暗魂魄,但对自己的生命依旧珍爱。再这样下去,如果找不到秦宇,她担心自己会成为,寒火泄愤的工具。

    就在她心头恐惧越来越重时,一道灵光自大殿外飞来,悬在寒火面前,灵光散去露出一块黑色玉牒。有

    消息了!梅

    若雨眼神一亮。

    寒火伸出手,将玉简拿到手中,下一刻他猛地睁开眼,沉声道:“梅若雨,你确定当日与那人交手的地方没有错?”

    梅若雨微呆,赶忙道:“大人,属下愿以项上人头担保,绝对不敢欺瞒您半点。”

    寒火眼中寒光暴涨,“啪”的一声,手中玉牒碎成齑粉。他长身而起,语气低缓可怖,“有趣,本座真的很感兴趣,是哪一位老友在算计我。”秦

    宇的行踪被发现,却比梅若雨说的地方,足足深入了千里。看似不起眼的距离,但这里是封石世界,朝着中心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极大努力。

    短短六日,根本没有人能够做到这点……那便只有一个解释,杀宋中一的人,是从封石世界深处走出。拂

    袖卷住梅若雨,寒火一步迈出,他身影如闪电,快的超乎想象。不论对手是谁,他都有信心面对,如果连这点自信都没有,他也不配被称为冻天寒火。

    或许,是他这些年太过沉寂了,有些人已经忘掉了,他所拥有的力量与威能,那么便趁此机会,让所有人看清楚——他,冻天寒火温从恭,现在还没有老去!…

    秦宇面无表情,看着跪在面前,身体瑟瑟颤抖的两名修士,眼眸间一片冰寒。“

    你们在暗中窥伺许久,是冲着本座而来吧?”略微一顿,继续道:“冻天寒火?”见

    几人身体微僵,秦宇点点头,“果然是他。”

    他与这位素未蒙面的大人物间,倒是颇有些渊源,刚进入封石世界,就遇上了他麾下修士抢夺石珠,之后几番冲突也大都能与他扯上关系。现

    在对方又找上门来,不用说也知道,是为了宋中一等人被杀一事。且不说对与错,杀了人就要承担后果,与其这么纠缠不清,不如一次清算干净。若

    能干掉寒火,想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有人再来打搅他——现在的秦宇,时间宝贵的很,根本不愿意在这种事情,浪费半点精力。

    退一步讲,即便杀不死寒火,这一战也将是,检验他如今实力的最好机会,且看他与封石世界中,顶尖大人物间的实力对比究竟如何。秦

    宇目光微闪,淡淡道:“传信告诉寒火,本座时间不多,让他赶路快一些。”

    神色恐惧两名修士,闻言整个呆住了,他们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如此嚣张的人物。

    难道他真的不知道,寒火大人的可怕?虽说现今他们自己,都是砧板上的鱼肉,但心里却同一时间,给秦宇判了死刑。寒

    火大人绝对会让他绝望!…

    急速前行中的寒火,突然停下脚步,他抬手向前一握,将呼啸飞来玉牒抓在手中。

    神念探入,可以明显的发现,寒火呼吸陡然加深,整个人瞬间散发出,让人恐惧的气息。

    “好,很好,已经好多年,没有人敢这样触怒我了。”寒火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在散发着森然气息,“既然你如此诚意,本座自不会让你失望!”轰

    ——

    滔天气息爆发,他前行速度瞬间暴涨,所经之处虚空雪霜降临,一块块封石表面,凝结出厚重寒冰。若

    远远看去就会发现,一条冰雪长线向前急速延伸,以笔直姿态,直奔秦宇所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