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国的水晶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九百四十四章 文明停滞了

    是的!盒外旁观者们都懂得这样的常识——男频的主角就是要神净讨魔一统三界布武天下征服世界,这个目标,无论是用蛮力用狠毒用狡诈还是用下半身,其实都并不重要,因为这就是无数大宇宙意志赋予的种族天赋。与此相对的,女频的主角,就是要千娇百媚顾盼生辉颠倒众生一笑倾国,是的,她们的颜值不重要,甚至“他们”的性别也不重要,但霸道总裁还是王子还是暖男还是风流浪子们都应该在“他们”的石榴裙或者牛仔裤下臣服跪舔,献上膝盖和忠诚,同样还有财产和性命。当然,这其中或许是有着一点点误会啊虐恋啊相爱相杀啊,但本质上其实就是同一个意思。

    总而言之,身为一个主角,当您还是一个正常的男人的时候,一统三界称王称霸成就一番大大的事业外加上推倒复数位的妹纸,这就是你的种族任务。而当您在一些不可逆转的因素下不得不向新世界的大门进军的时候,您同样也有义务,让这个世界的极品高富帅们为您而魂牵梦绕茶饭不思,等到最后在来一个以身饲魔,那妥妥就能将自己的形象树立到光辉万丈的最高端了。

    ……嗯,苏了!果断还是太苏了!哪怕光是想想都苏得快要牙掉了!陆希觉得如果不是这么多人就当着面,自己一定地上翻滚上几个小时,否则根本花解不了这种深入骨髓的尴尬癌。然而面前毕竟有这么多人看着,虽然心中只感觉有十万只草泥马在跳踢踏舞和草裙舞外加啪叽啪叽本大爷最啪叽舞,陆希也只能狠狠地咬了以下珍珠般精益晶莹剔透的后槽牙,这才勉强维持住了自己表面上的淡定。

    嗯,总而言之,无论是哪种类型的主角都可以胜任。这才是一个合格的系统流附身穿越者吧?从这个角度来说,系统的说法倒也并没有什么错……

    “错大了好不好!”只要一想到未来的自己将要彻彻底底成为新世界的住民,还得给一个中二病的暴君当知心大姐姐,陪他聊天给他抚慰还特么得陪睡,他就觉得浑身每个毛孔都要透露出毛骨悚然的阴郁气息。要是未来的世界真的会这样,那么灭世大魔王这个虽然三观不正但是仔细想想还是很有前途的工作。还是交给本主角吧!完全不用劳烦虚空之王他老人家跨越次元在跑一趟,真的!

    陆希一边强忍着心中的汹涌澎湃,一边露出了诚意十足亲和力满分的治愈系外加营业用的笑容:“是的,您完全可以期待一下吾辈的表现!需知道,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之所以没有做到,要么是没有找准方向,要么是没有找对人。”

    他的话是如此地充满了蛊惑力,就算是资深的金牌营业员都会望尘莫及,要不是对方是个半透明的灵体。他说不定还想紧紧握着人家的手,道貌岸然地摇晃上几下呢。

    说实在话,这种没由来的“自信”特别有那种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傲天即视感,也特别地容易招黑。好在身为一个主角,我们的陆希“女神”的颜值和气质都实在是太有自愈性、亲和力外加迷惑性了,偏偏就有那种把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演绎得特别情深并茂可信度极高而且还不会别人反感的能力和气质。

    老幽灵微微地一怔,那双半透明的眼睛中随即还真的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地松动。很显然,这位万年的老幽灵却是真的开始东西拿了。

    嗯。这一定不是11级名口才的锅,而是因为身为主角的吾辈口含天宪什么的。对。一定是这样的没错!陆希想。

    “将近一万年的岁月流过,我们很多次都看到了希望,但最终得到却永远都只有失望……一直到现在,早已经麻木了。小朋友,我虽然早已经听过了你的名字,但今天却才是第一次见面吧?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直觉却在告诉我,若是还有什么人能值得我们再一次托付希望的,便只有您了。”

    “然而直觉什么的,却一点都不合逻辑。”陆希耸了耸肩,忍不住便吐了个槽。对方那么光棍。反而让他觉得妖气太大,小心肝噗通噗通地跳得厉害。

    “呵,我可是个亡灵啊,光是目前存在的形式就已经让非常违背常识和逻辑了,况且,在无所不在的命运伟力面前,凡人的思考,不是会让你显得更加愚蠢吗?与其去信任那冰冷冷的推论,还不如相信直觉呢。”老幽灵笑道:“至少,在这万年的岁月时光中,我直觉出错的时候确实不多。”

    陆希倒是很想问一下,那些出错的时期引发的后果是什么,不过,话到了嘴边,便变成了这样:“那么,我需要得到您这里所有关于黄金王吉尔萨拉德的资讯……包括文字记录、图片记载、石刻板面。当然,这其中也包括您手中所有和他相关的遗物。嗯,那些遗物如果是非常贵重的宝物,不能外借,我至少希望能到手看看。可以吗?”

    “如果您要是什么要求都没有,我反而会怀疑您的。”老幽灵自然不会不同意。

    当然,既然是s级任务,而且又是线索给得那么鲜明清晰的s级任务,估计其高危程度也绝对是前所未有的,而先期的准备就相当重要了。而且一码归一码,在准备出门探险之前,还得先把目前的问题解决,这才是贤明的选择了。

    “……说起来的话,小朋友在涅奥思菲亚最近闹出了很大的动静呢。”尼克弗尔斯老人道:“站在我们的立场上,若是冒然对一个人类的商人家族出手,只会增加我们的罪业,增加诅咒的力量,减弱翠绿之星对我们身上负能量的影响。不过,隐修会毕竟也在涅奥思菲亚经营了那多年,受过我们恩惠的朋友并不在少数。想办法让达勒斯特家族放弃全面战争的想法,让他们再退让一步。应该也是可能做到的。”

    “这倒是用不着了。勉强得来的和平隐患太多,还不如把矛盾放在明面上看得更清楚。”陆希摇了摇头:“更何况,我现在所需要的,也绝不是他们退让一步的问题。”

    老幽灵应该是听出了陆希口吻中隐藏着的杀气腾腾,但却装作没听出来,陆希也当自己不知道对方听出来了。总之。在有相当诉求的利益共同前提下,一切都是皆大欢喜的。

    陆希拿出了怀表,看到时间已经不晚了:“那么,天色将晚,我便先告辞了。在解决了目前麻烦的手尾之后,还会再来拜访您的!”

    “我们欢迎您随时来做客。”老幽灵也站起了身体——当然,他那半透明的身体,倒是根本不存在站或不站的问题。

    离别之前,陆希又看了一眼一旁的巫妖波恩尼尔先生:“另外……感谢您今晚的招待。等到一切都进入正轨之后。我说不定会以一些俗务来拜访您。不过,本人相信,您应该会非常感兴趣的。”

    “哦?”巫妖先生那僵化的苍白色脸庞上却闪过了饶有兴致的光彩:“对于我这种现在几乎有无限时间的人来说,有趣便是再好也不过的了。我当然会拭目以待的。”

    “我送你出去吧。”基利特道:“外面的路更迷宫似的,而且有非常精妙的幻术迷惑外来者,就算是你,也不可能只走上一次就记住路吧。”

    我就算没走过都认得路,因为有破解万法无相的战神真眼啊!不过。这么高深的事情我肯定不会乱说的,所以也就只能坦然接受对方的好意了。

    不过这样也好。两人之间也还是有很多事情想说的。

    “也就是说,你是在和亚丝娜,带着小尤依搬到涅奥思菲亚的时候,才在偶尔的情况发现隐修会的存在的?”

    “是啊,当时还发生了老大的误会呢。就像你这次这样,隐修会的人还以为我是上门来砸场子的敌人。于是便大打了一场。”半精灵剑客笑着道:“那一次可比这次激烈多了,几年前的我可是没有现在的你厉害,当时便受了重伤。要不是老尼克先生及时赶到,我可能已经挂了。”

    “是啊……一个能够轻描淡写地使用最顶级的德鲁伊治愈魔法的……幽灵,那位老先生说的没错。他的存在确实已经很没有逻辑了。”别人是什么样的他倒是不知道,反正陆希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倒是被颠覆得蛮惨的。

    “别在意。几年前啊,当我第一次和他们碰面的时候,表现得可是比你要惊讶多了。”半精灵倒是很善解人意地开导道:“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觉得是错觉,还用力地拿头撞墙呢。搞得隐修会的大家,不少人现在都觉得我有自毁倾向,和我说话的时候都一直小心翼翼地陪着笑脸,生怕我又跑去自杀似的。”

    “咦?难道你没有吗?我一直都觉得,像您这种类型的11区典型男主角从来都只有两种,废材软饭型的,和热血自毁型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一大半的话我都听不懂。”

    “呃,我也听不懂,这不是我的错,而是大宇宙的意志占领了我的身心,支配我写出来的。这就像闪米特三大邪教之首的信徒,干了坏事从来不担当,总是会说是魔鬼控制我做的。真是悲哀啊……”陆希幽幽地叹了口气,为家乡越来越多的邪教信徒而深感悲哀,不过,看到对面半精灵剑客又要蒙圈了的表情,只好赶紧将歪到天际远的楼又给拽了回来:“确实,常绿隐修会在这里隐居那么长时间,虽然躲藏得很小心,但最终接触过的外来者应该也绝不在少数,总还是可能会露出一点蛛丝马迹的。不过,听你们的意思,三大精灵族的高层,大圣堂,以及龙骑士团,似乎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呢?”

    “整个大圣堂中,或许就教宗倪下和龙骑士团长赫克托尔先生知道吧?除此之外,包括其余的枢机主教们,以及精灵的高层领袖似乎都在隐瞒的范围内,所以……便是蒂德莉特女士应该也是不知情的。”基利特看了陆希一眼:“照老尼克先生的说法,旧时代的亡灵,就隐藏在黑与白夹缝中。默默地关注世界和文明的变化即可。”

    这番话说得倒是神神叨叨得毫无现实意义,如果换成其他人一定会觉得这老幽灵又在恶意刷存在感顺便装逼了,但陆希是聪明人,而且还是个特别懂得现实残酷性的聪明人,自然很容易就能听出对方的潜台词。

    常绿隐修会是凡尘精灵的禁卫军成员,是那个已经崩溃了的古代精灵统一帝国的嫡系遗臣。说白了。现在暮光岛和诺尔达的精灵高等贵族,说不定就有很多人是他们的子孙后裔呢。哪怕是他们已经变成了亡灵,但只要证明了存在和身份——这一点有艾露恩女神姐姐背书,根本就不成问题——便依旧在现在已经分裂了的精灵社会中拥有极大的威望和话语权。

    要知道的是,在凡尘精灵的末代女王陨落于圣灵原野战役中,女王的嫡系禁卫和近臣要么随主君战死,要么失踪后,拥有王室血统的黄金种凡尘精灵贵族们始终没办法选出真正的精灵至高王。于是,便勉强维持了一段时间的贵族公议。这种毫无效率的政体根本无法应付诸神之战中的危机局面,精灵不但失去了远古的家园,而且还最终一分为四。照着这个标准来看,现在所有的精灵贵族,都是古代帝国的不孝败家子,亦或是败家子的后裔。而在这个时候,若是一群老祖宗不但没死,而且还堂而皇之地出现的时候。不孝子们一定会觉得相当尴尬吧。

    尴尬会让人觉得羞愧,羞愧会让人恼怒。恼怒,尤其是一群掌握着极大政治权利的大人物的恼怒,便有可能带来非常巨大的政治动荡。当然,在节操方面,精灵向来是可以嘲笑人类的,但一旦涉及到政治这样最现实主义不过的问题。谁都无法将希望寄托在大人物那比普通人还有更虚无缥缈的道德修养上。

    老尼克先生和他的同伴们,之所以选择这样避世的隐居,几乎不再和自己的同族与后裔打交道,其实应该是基于这样一个相当现实的理由吧。

    “所以,我虽然运气很好的遇到常绿隐修会的大家。但他们的存在我一直是守口如瓶的,便连亚丝娜和小尤依都没有说。”基利特道。

    “那两位那么冰雪聪明,说不定早已经看到蛛丝马迹了,只是为了尊重你而装不知道而已。你这两年进步得那么快,现在应该马上就要跨过道之大门,位列真理之侧了吧?如果仅仅是得到一柄神器可说不过去,应该是从隐修会这里得到了不少传承吧?”

    “我只是个半精灵,而且是在人类的社会中长大的。早年并没有得到太多高端的精灵武技传承,就算是遇到了亚丝娜,得到了太阳骑士的一些秘传,这些早年打基础时期的欠债也不是短时间就能补得上来的。”基利特笑着道:“不过,在遇到了隐修会的大家之后,从头学习凡尘精灵禁卫军的军用剑术,我才能突破以往的束缚。真想不到,这种已经有了万年以上历史古典传承,才是给精灵武者筑基的完美武技啊!我原本以为它都是那种对资质和实力要求都很高的顶级武技呢。”

    “既然是给军队用的大众用品,就肯定不会是没法推广的高难度尖端货啊!”陆希笑道:“不过,一万年前的古典传承居然比现代武技更有效,这难不成是在说明,你们精灵的文明在这一万年间不但没有什么进步,甚至在退步吗?”

    “本来就是这样啊!现在,就算是最保守最原教旨的精灵贵族,不也都得捏着鼻子承认,现在的世界,早已经是你们人类的时代了吗?”基利特倒是表示得相当坦然。果然,这家伙在人类的世界混得太久了已经彻底没有啥民族自豪感了,再过上一段时间就算彻底变成带路党也不奇怪。

    “我的修行还没有完结,之后会在绿荫楼再多呆上一段时间。不过,若你有什么需要,随时来找我就是了。”半精灵剑客是个很讲义气的好朋友,当初会从涅奥思菲亚跑来黑漫城救援便可以证明这一点。若陆希真的有难,他自然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放心吧,达勒斯特家族又不是黑公爵和亡灵兽人大军,看上去再怎么厉害的庞然大物,也不过是个对力量一无所知的井底之蛙而已。”陆希笑道:“当然,我倒是会继续找小尤依和穆先生帮忙,肆无忌惮地动用你们的手下人的。”

    “我指的不是达勒斯特家,而是之后去寻找黄金王宝藏的冒险。那种探险基本上都是九死一生的,说不定还会遇到直接关系到生死率等级的危险,那时候,便是带着再多的炮灰都没用。你需要的是足够强力的,可以依托背后的队友。”半精灵剑客摇了摇头:“另外,我觉得,你可能还是太小看那个家族了。能在涅奥思菲亚这样一个世界商业和金钱交汇击中的贸易中心横行那么长时间,岂会是明面上表现得那么肤浅。”

    “我从来没有小看对手,只是习惯性在战略上藐视对手而已,在战术上可是很重视的。这是某个超神的史诗级大人物教给我的哦。”陆希摇了摇手指,仿佛又想起了什么似的,从护腕的空间袋中取出了一件东西:“不过,你倒是可以顺手帮我一个小忙。把这件东西交给尼克弗尔斯先生。他既然是诸神时代便存在的老前辈,应该是会识货的呢。”

    基利特不明所以地接了过去,认真地把玩了一下,却没发现什么特殊之处。

    “这是……”

    “果然啊,连您这样的资深冒险者都能看走眼,这才给了我检漏玩大逆转的机会嘛。”陆希竖起了大拇指,露出了清爽得仿佛能给炎夏都带来几分清凉的笑容:“当然,必须要佩服得还有吾辈的英明神武。把所有有可能触发任务的道具都放在身上,这果然是一个合格的rpg松鼠党人,才具备的优秀的素质啊!”(未完待续。)

    ps:  昨天单纯偷懒了,不过今天又有大章了,所以依然可以求票票的。大家给点力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