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国的水晶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没有你的未来很好

    原本,如同巨浪一般的瓦砾灰尘已经席卷了天地,在血红和蔚蓝的天空交际之处变成了灰蒙蒙的阴霾。立于地面上的人,被完全遮盖住了光线和视野。然后,紧接着的,在那遮天蔽日的灰色浪涛之中,咆哮叫声穿过了沸腾飞扬的尘土巨浪,跨过了空间和距离的束缚,彻底响彻于天地之间。

    那是何等苍茫的吼声,仿佛凌冽的东风,但咋一听却又像是大山崩塌的轰鸣,即便是数百个青铜大钟一起敲响,都不可能制造出那样的气魄。从天际之外发动的滚滚洪雷撕开苍空,直接砸入地面,再将土地和山峦都掀起来……若是发生那样的事,再将这样的声音在扩大上一百倍,或许便是那样的吼声吧。

    在那一个瞬间,站在地上的凡人会感受到世界末日,天地崩裂的场景。他们就算是拼尽全力仅仅只能忍住不颤抖着下跪,勉强不让恐惧直接夺取自己的心神。甚至有人会觉得,那大地冲撞出来的砂石巨浪,那遮蔽天空的巨大阴影,分明便是那吼声制造出来的。

    就算是隔了那么远,就算是陆希和疾风已经是跨入传奇能直面真神的超凡者,并且还开着防御,也依然觉得声音化作了暴风,吹得自己面门以及耳朵生疼。

    至于天空之中的嗜血之王,也便是那三首魔龙,更是直接承受了那吼声凝聚起来的言灵力量地直击。却只见虚空之中出现了仿佛湖面上的波澜和涟漪,一圈又一圈地扩散开来,便仿佛是朝着原本平静的水面上丢入了一块巨石,将再也不复往日的安宁。那每一道波澜的涟漪之间,似乎还充斥着无穷无尽的空间震荡,以及剑刃一般锋利的空气乱流。一般人哪怕仅仅只是接近,都很可能在一瞬间被完全撕成碎片。

    然后,那些空间之中的涟漪,便一圈又一圈的,完全轰击在了三首魔龙的身上。那波动和厚实的龙鳞触碰的刹那间,似乎将魔龙的身体都撞得出现了微妙的变形,便仿佛是重锤连续撞击在铁块上似的,战栗的撞击声“哐当”炸响,震得让人耳晕目眩。嗜血之王当场在空中就失去了平衡,像是一只被弹丸当场击中的大鸟似的,他连忙扑打着双翼试图恢复飞翔。然而,之前连续受到的打击终究是存在的,他的整个身躯便仿佛是被灌入了铅块似的,一时间竟然显得无比的笨拙。

    “这种吼声之力,这种连真神的行动也能够干扰的吼声之力,竟然是,真正的远古种!可是……不可能,你们已经灭绝了!你们的命运已经结束了。”

    “然而并没有,比蒙并没有灭绝,远古种的比蒙也并没有死光光。”陆希笑着道:“你觉得自己毁灭这个黄金血脉,夺去了他们的命运。可真的是这样吗?你或许是吞噬了一点点死去比蒙们的生命力吧,可是,在神格的领域和规则上,到底有没有提升,有没有进步,你真的一点数都没有吗?”

    帕肯斯并没有回答,陆希当然就自动把他脑补成语塞了。

    “你不愿意回答,是吗?因为你费劲全力,付出了那么多代价,才把剩下的比蒙灭亡,但却并没有得到理想之中的回报,是吗?你不想承认自己的错误,因为你是神,难道不是这样吗?”陆希道。

    嗜血之王低声的怒了起来,杀戮和嗜血的冲动在胸腔之中酝酿成了怒火,正在渐渐吞噬他的理智。那是何等的怒火,竟然将他的胸口点燃,那火焰燃烧的痛苦让神祗无法忍受,想要发泄,想要狂暴,想要……呃,等等,这撕裂和灼烧的剧痛是真实的啊!可不是形容词呢。

    不知道何时,穆罗?雷霆咆哮正挂在帕肯斯的身上。在三首魔龙庞然的身躯对比下,他确实渺小得宛若蝼蚁一样。可是,这只“蝼蚁”,这只本来以为已经死掉了的“蝼蚁”,却张开了自己的虫口,疯狂地伤害着自己。

    苍白的魔焰渗透入了魔龙的伤口中,直接在漆黑的鳞片之下点燃了嗜血之王的肌肉和血管。比最深沉的黑夜还要幽暗几分的鳞甲缝隙之中,冰冷的苍白光芒在其间闪烁,明明是正在燃烧的火焰,却偏偏如河流一般在魔神的身体内流淌着……不,不应该是河流,而是山洪。那燃烧着的火焰洪水奔流所至之处,便是属于神祗身躯的肌肉也都在阴冷火焰作用下化为虚无,仿佛一瞬间堕入了混沌之中。

    “蝼蚁!卑劣的蝼蚁!”嗜血之王这一刻表现出来的愤怒,远远超过了方才被比蒙袭击的时候。他对生存的执念是如此地强烈,所以可以在强敌面前毫不犹豫地转向逃跑,可以无视对手对自己的侮辱和嘲讽,甚至都能够将受到的伤害痛苦暂时抛到脑后。然而,毕竟是真神,他无法容忍自己被自己曾经的“子民”们伤害,亦或是被自己视作蝼蚁和炮灰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攻击。

    更重要的是,这些蝼蚁在攻击自己的时候,却表现出了这样的决然乃至于疯狂的气概。他们似乎把所有的一切,他们自己的命运,他们族群的未来,全部都堵在了现在这一刻。

    嗜血之王真的是出离愤怒了。

    我从你们这里收割信仰之力,我作为你们的族群守护神和你们分享命运,大家不是有非常愉快的合作经历吗?为什么你们这么仇恨我!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蝼蚁!

    然而,嗜血之王也是真的出离恐惧了。

    小弟们这样对自己喊打喊杀,他真的觉得自己这个神其实当得还是蛮失败的;更重要的是,当他和这个兽人双目对视的时候,他忽然打了一个寒噤……他想到了那个时代,当无数的凡人在高举起旗帜,向自己当年那个伟大的,几乎可以视作不朽的主君发起叛乱的时候。那可真是一个壮阔却又悲凉的时代啊!

    是的,我想起来了。帕肯斯对自己说。他终于想起,自己到底是在什么时候见过那个眼神了。那位泰坦之王,在单枪匹马力战自己的主君,暴政与奴役之神拉格巴尔的时候,便也露出了这样的眼神。

    那位泰坦之王是那样的强大,虽然并非不朽的神祗,但也用于足可以和真神对抗的强悍实力和境界。然而,那传奇一般的强大,也仅仅只是以“凡人”的标准来说的。在被称为三大魔王之一的拉格巴尔面前,他依然毫无胜机。

    然而,他带着笑容,露出了那样的眼神,拿出了艾欧修斯之眼,在拉格巴尔的神国高高地举起,便仿佛举起了一个太阳。他的眼神充满了缅怀、决绝、释然,以及让当时所有的亲历者都感觉到惊惧的……希望!

    希望!你认为,只有我不在了,兽人和奥格瑞玛才有着所谓的希望吗?三首的魔龙的其中一个头颅微微卸了一下脖子,和胸口的兽人老剑圣四目相对,用眼神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奥格瑞玛的将来?啊哈,这么大的事情,咱这个只有蛮力的武夫可不知道。我啊,只是很早以前就看你不爽了。我这把力量可都是自己锻炼出来的,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为什么要对你卑躬屈膝呢?未来如何,我真的不知道,但没有你,也一定不会比现在更坏了。”老剑圣大笑着,露出了一口已经焦黄的牙齿,其中却渗着血。然而,他的笑颜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的爽朗明快。

    神力的流转着,发出了宛若海潮一般的巨响,在魔龙的身躯之上涌了出来,一瞬间便将自己伤口内部的苍白火焰覆盖,也完全将穆罗?雷霆咆哮直接包裹在了其中。嗜血之王的力量仿佛化作了能腐骨蚀魂的猛毒雾气,老剑圣的身体就像是被丢入了滚烫开水之中的糖类制品似的,迅速消融起来。而他本人的生机,更是在此之前便已经完全断绝了。

    “兽人最后的剑圣,是以这个方式结束的啊!”陆希幽幽地叹息了一声。即是为这位理应到了含饴弄孙年纪的老剑圣的命绝勇而叹息,也是为了他的存在而感慨。

    然而,那柄深渊魔剑,依然牢牢地扎在三首魔龙的胸口上,丝毫都没有受到神力的影响。

    到了这个时候,嗜血之王或许才明白什么叫做“跗骨之蛆”的概念了,然而,没有等到他把插在自己胸口上的兵器拔下来,真正的正主儿也总算是到了。却只看见一个身影从那灰色的瓦砾巨石形成的阴霾之中一跃而出,便如同陨石坠落一般,便这样直定定地冲着帕肯斯轰了过来。那坠落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仅仅是一个眨眼间,那从天边出现的小黑点,便已经在大家的视线中展露出了完整的形态。

    周身都是雪白色的比蒙巨兽,它一身的皮毛似乎完全没有受到那滚滚烟尘的影响,毛发依然银得发亮,就仿佛是在太阳下反光的积雪似的。他的体型看上去并不算庞大,但这其实是和身长过百米的三首魔龙相比的;可事实上,按照比例来算一算,这个能够直立咆哮,腾挪闪跃,如同大型猿猴一般的动物。其实也是一个身高至少在30米上下的庞然巨物。

    现在,这超大型的“猿猴”已经挥舞着自己那可以开山裂石的长臂和巨掌,展开了那些利爪,就像是展开了数柄几米场的锋利剃刀,飞跃……或者说是正好“降落”到了三首魔龙的身前。

    的确,比蒙不会飞翔,但若是到了远古种,其身体机能就已经不能用常识来形容了。别看这些家伙一个个都大得如同一座山,但一跃却能弹起上百米,一个纵身便飞跃数公里远的跨度。我们都知道,重达百吨以上的物体,以这样的弹射方式在天空划过抛物线,其动能和破坏力是会增加到何等的地步……当然了,比蒙本身是可以用类法术能力,让自己在落地的瞬间获得如羽落术一般的漂浮状态,已安稳的姿态平静落地。可同样的,它们也可以面不改色地在地上砸出半径成百上千米的大深坑,制造出仿佛被蘑菇蛋洗过一样的地貌环境,然后再若无其事地从大坑中爬出来,继续前进。

    在过往的历史中,便出现过比蒙将自己的身体作为炮弹,直接将敌对城市和要塞当场夷平的例子。

    现在,这样一头被憋了数万年怒火的远古种比蒙,就将自己的身躯化作了炮弹,轰向了嗜血之王。

    帕肯斯几乎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对方便已经直接撞到了自己的身上。

    堂堂的真神是不是在这一刻就此骨断筋折,倒是不好确定。不过,在那一刻响起的震动声,其波动似乎一点都不亚于方才大地冲撞的一幕,至少空气之中荡漾起来的争鸣和震颤,甚至已经形成了一圈又一圈的冲击波形态。

    三首的魔龙终于失去了平衡。他就像是被撞得岔了气似的,双翼就这么耷拉了下来,再也无法维持身体的腾空,当场便向地面栽了下去,胸口上还兀自插着那把魔剑。

    这当然不是结束。在同一时刻,另外一头同样毛色雪白的比蒙便已经站在了地面上,目测着冲着地面坠落下来的黑色巨龙,它凝神贯注,摆出了一个随时准备冲上去擒抱的动作。

    这头远古的比蒙是如此地认真,如此地忘我,似乎压根就没有注意到离他不远处那两位窃窃私语的人类。

    “所以,这就是你的底牌了?”疾风啧啧称奇地看着雪白色的巨兽,那好奇却毫无戒备的眼神,与其说是在打量一个黄金血脉的超凡实力者,倒不如说在打量某种本该灭绝的珍稀动物。

    “男人是不能说底牌的,但的确是我准备好的牌面之一便是了。”陆希道。

    “看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过得可真充实啊!”疾风道。

    “不,这是单纯的机缘巧合罢了。”陆希用毫无诚意的态度表示了一点点谦虚,这才道:“那么,这里就暂时交给天使小姐和这两个大块头了,我们嘛……喂喂,那边的那位可汗,你想要往哪里去啊?我们的事情可还没有解决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