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国的水晶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七十四章 南北的叛旗

    光辉纪元1225年4月30日,经过整个冬季和春季的准备,神圣奥克兰帝国卡尔加里公爵,卡特琳娜?夏诺希?梵?迪玛希亚正式在临冬城举旗南下,打出的名义是由于作为叔叔的伊肯亲王,其麾下魔法顾问和铁卫骑士是刺杀自己的大逆之辈,在事情解释清楚之前,他的帝位并不合法。

    是的,其实就在卡琳举旗的前一个月,也是联邦舰队主力离开伊莱夏尔前往东部边境的第三天,赛泽尔亲王伊肯?维鲁斯?梵?迪玛希亚也在帝都赛罗克希亚登上青曜之座,正式即位,是为奥克兰帝国圣泉皇朝的第四十七任至尊。

    不过,这估计也是圣泉皇朝近二百多年来,继位的时候屁股最不安稳的一位至尊吧。在太阳王盖伊乌斯之前,圣泉皇朝的确有几任君王是被强有力的诸侯和廷臣扶持上位,大权旁落几近傀儡,但至少屁股上的帝位还比较安稳。圣泉皇朝的开国皇帝毕竟是领导各族击败六魔神的传奇英雄,得国之正无人可比,便是皇家特别坑爹昏君庸君窝囊废辈出的那些年代中,也没有哪个强悍的诸侯或军阀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废帝自立。

    可是,若当圣泉皇家的迪玛希亚们自己殴起来,那自然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事实上,作为列国霸主,人类文明摇篮的奥克兰帝国,圣泉皇朝历代君王加冕的仪式上,大圣堂十二位枢机主教最少的一次也会到场八个,并且每一次。都是由当代教宗亲自将“圣泉之辉”皇冠戴到新君的头上的。可是这一次,教宗贝兰里奥并没有到场。甚至连常驻赛罗克希亚的枢机主教。光辉女神的最高祭祀安东尼?圣?德拉沃也没有出现。

    这是一次注定冷清到了极点的加冕仪式,虽然绝大多数的诸侯门阀和周边国家都前来。表达了一定的祝贺。可是,流言蜚语和“精明”的小算盘酝酿出的不详情绪,在帝都的宫阁庭院和街道巷尾流转着。这座以光辉女神命名的城市,却被隐藏的气息笼罩。

    1225年的5月1日,卡尔加里女公爵统领十二万大军南下,直扑奥克兰帝都,内战一触即发。

    按理说,兵贵神速,但这支已经被一些大贵族蔑称为“叛军”的军队却一路走走停停。花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才离开史托卡公爵的领地,离皇室直属的中央行省依旧还早得远呢。他们似乎并不着急,也一点都不在意那位正坐镇于帝都中大肆招兵买马集结军队的新皇帝,仿佛不是去打仗抢帝位,而是去武装郊游似的。

    这个时候,才有人忽然意识到,当帝国北方的中央军团有两个加入了“叛军”,当帝国依仗为北方屏障的奔狼公爵更是倾巢出动时,帝国的北疆。似乎是完全进入了后太阳王时代最为空虚的时期。

    那么,那些谨守着“但有太阳王陛下在一日,维吉亚人绝不南下”的诺德后裔们,现在将如何行事呢?他们的誓言已经到期了。他们当初唯一没有征服的对手,现在竟然将后背毫无防备地暴露给了自己。

    喂?你这是要让我上呢?还是要让我上呢?还是真真切切地要让我上呢?

    “联邦大使上午来拜见我了一下。希望我们能够履行盟友的义务,发动一次大规模大湖区战役。一方面配合联邦舰队在黑漫城区域的行动,一方面也可以稳固我们在五大湖的控制区域。”坐在天际堡小会议厅的主位上。拥有一团如燃烧般的赤金火焰般威武须发的维吉亚帝国统治者,诺德皇朝的第三十代君王奥托?托伊格?诺德?亚诺尔伸出一只手搁在了自己会议桌上。手指用一个很有节奏感的方式轻轻地敲打着桌子。

    他是一位强大的君王,无论是个人的武力还是在和兽人常年征战所立下的武功都享誉诸国,所以并不需要特意做这种小动作来给会议厅中的人以心理压力。之所以会如此,其实确实是性格使然,他和历代所有的诺德君王们一样,从来都是个坐不住的马上天子,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气氛凝重的室内会议。

    “当然,按照联邦那边给的条件,如果他们在黑漫城的局势得到缓解,就可以北上支援五大湖区,配合我们对兽人发动全面进攻。如果获得全胜,歼灭兽人的有生力量,五大湖区的产粮地就会完全地属于我们。建立起霸王那样征服整个草原的丰功伟业,也并不只是梦了。那么,你们怎么看?”

    “很是简单明了的提议,我就喜欢这种提议。能够一次性解决五大湖去的乱局,自然是好的。不过,另外一方面,奥克兰那个小丫头已经提兵南下和他叔叔打内战去了。奥克兰北方用来防备我们的十几万大军,现在就剩下了一个孤零零的第十军团,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您难道就没有意思?”皇帝的长子,现任的诺德皇家骑士团骑士长坐在椅子,抄着手笑道。

    “是啊,这可真是麻烦了。如果给你一瓶美酒,我至少知道,只要喝下去就好了。如果给了你两瓶美酒,我就不知道到底该先喝哪一瓶了。”奥托皇帝咧开了嘴,似乎是笑得非常开心:“虽然我倒是很想说,两瓶一起喝就是了。不过可惜啊,咱们似乎还么有这个胃口。恩莱科,如果我们现在征兆兵力,一个月之内,能有多少能战的军队赶到卡梅洛集结?”

    “二十万以内吧。”皇帝的次子耸了耸肩,笑眯眯地回答:“如果是冬天倒还好办一些,但现在都快要入夏了。我现在怀疑,那个奥克兰的小丫头一月份就已经抵挡临冬城内,却非要慢悠悠地折腾到现在,就是为了对付我们。”

    恩莱科的话听起来有点不合逻辑。但对于他们所身处于的北境帝国却当真如此。对于这群可以在冰海中冬泳的诺德兄贵们来说,那么一点点严寒根本就不成问题。恰恰也就是冬季。大荒原上缺乏食物的兽人才会频繁地骚扰甚至大举进攻维吉亚的东部防线。这么几千年下来,高原上的肌肉兄贵们早已经养成了冬天枕戈待战的“优良传统”。

    反而是夏天。才是维基亚各部族长和领主们最不愿意打仗的时期。在亚诺尔高原,春季非常的短暂,只有从四月到6月初短短不过一个半月的时间,随后便会迅速进入夏天和雨季。连绵不断的大雨之后,高原上的牧草自然也是长势喜人,无论是食草动物还是食肉动物都会进入一年中食物最为丰沛的盛大时期。对于占维吉亚帝国一半以上的游牧民来说,自然也是一年中劳动最为繁重也也是最为充实快乐的时节。

    在这个时节中,有些地方便是领主和族长都会亲自下地劳作,至于打仗嘛……那也至少得牲口们长上了秋膘才好吧?

    “现在你们知道。一支完完全全由中央统领,完全脱产的职业军队会是何等的重要了。太阳王陛下,的确是个伟大的君王啊!”

    “再伟大的人也终究是无法回避时间的流逝,而且军事改革也绝非一息片刻就能完成的,以太阳王夫妇这等雄主,花了一生时间也不可能完全改变诸侯门阀掌握军队的历史格局。至于联邦……呵呵,没有一个统一的领袖却反而让其军队内的派系氛围更为严重。我们的军队中央话改革才刚刚开始,能有现在的的成果,已经很不错了。我们有他们的经验。所以不会犯同样的错误。”恩莱科笑着道,看上去倒是对自己的国家信心十足。

    夏亚点了点头,似乎是很赞同兄弟的意见,接着才道:“不管怎说。父皇,即便现在是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困难,但在人类的三大国中。我们所拥有的战力却依旧是最为齐整的。所以,无论要做出什么样的决定。都有闪转腾挪的余地。现在,就看你的决断了。”

    “废话。我现在就是因为面前放着两瓶美酒,但是胃口不够不能都吃下去,所以有选择困难症了!要不然把你们找过来是为什么啊?”

    “那个……父皇。”阿尔托莉亚终于从“大家讨论得都好高深完全插不上嘴”的情况中找到了可以插话的地方,赶紧道。

    “所以说了,阿尔托莉亚,要叫芭比嘛。”奥托皇帝赶紧换了一张慈祥和蔼的表情,和面对儿子那般凶神恶煞公事公办完全不同。

    ”爸爸!我在和您说正事呢。”骑士公主大声地道。她忽然发现自己有些失态,脸色一红,声音又小了一些:“我是在想……卡特琳娜殿下这个时候是在打内战,我们这么趁人之危,真的好吗?”

    “果然善良高洁的阿尔托莉亚才是我的阿尔托莉亚呢。”皇帝露出了满脸欣慰的表情,毫无节操地表示了对自己女儿的无条件宠溺。上述那番话如果是儿子说出来的,估计就已经是一阵“你这个蠢货”“怎么能如此天真”之类的破口大骂了。

    “不过呢,我的小阿尔托莉亚哦,你可是要知道,趁人之危什么的,国与国之间的事,能叫趁人之危吗?这是正常的国家利益角逐啊!”

    “可是……”

    恩莱科忽然乐了,开口打断了两人的争执:“阿尔托莉亚倒是提醒我,父皇。我们怎么看并不重要,关键的问题是,未来这个国家,所需要的是什么。或者说,父皇,你想为阿尔托莉亚留下的,是什么样的国家。阿尔托莉亚是未来的女皇,迟早有一日,会坐在您的位置上来做出决断。那么,何不认真地听听她的想法呢?”

    “呜咕……你说得要是有些道理。”皇帝闷闷地点了点头:“那么,阿尔托莉亚,你内心真实的想法,到底是什么?嗯,不过我希望你不是通过自己的道义和原则,而是以你的国家和人民为考量做出来的选择。”

    阿尔托莉亚点了点头,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刚准备说些什么,却听见旁边传来了一声轻浮的“呵呵”笑声,好不容易才组织好的语言顿时又混乱了,忍不住便气鼓鼓地看了过去。

    “奥利维尔,从刚才开始你就在那边阴阳怪气地笑着,也不好好说话。”对于儿子,皇帝自然也就没什么好脸色了,顿时板着脸冷冰冰地道:“怎么?你是有什么更好的意见吗?”

    “哪里啊,父皇,我只是觉得,选择困难是可以理解的。老哥想要培养阿尔托莉亚的决断力也没错。无论是南下进攻奥克兰,还是配合联邦行动,看上去我们都能够获得许多,是我也我会陷入矛盾之中的。可是……这一切不都是建立在我们能完全发挥出自己力量的情况下吗?建立在没有外来因素打扰的情况下马?”奥利维尔耸了耸肩,笑得异常的灿烂:“我只是觉得啊,咱们的敌人,应该不会这么眼睁睁地让我们这些养精蓄锐半个世纪的诺德人作壁上观的。如果是我啊,一定会找点法子,让我们一时半会根本无法脱身。”

    大家的表情都沉了下去,他们都不是傻子,当然也知道,奥利维尔的话即便是再不中听,但却也是最现实的可能性。

    还没有等到大家再说些什么,一位侍从骑士却已经风风火火地进入了室内。如果没有紧急军情,是没有人敢于在皇帝和他的子女们开会的时候不敲门就闯进的。夏亚和阿尔托莉亚已经站了起来。

    “陛下,尼基安特人……发动叛乱!”

    奥托依旧稳如泰山地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没有露出任何惊讶的神情,只是闭上了眼睛,仿佛是准备开始闭目养神了。

    “叛乱?在这个时候?什么原因?”夏亚沉着脸,大声问道。

    “……王庭派往尼古尔城的监察官,三日前的晚上忽然暴死在自己的官邸中,身边还有一位果体的尼基安特少女的女尸。据说,现场一切的证据都指向了斯蒂莱尔公爵,所以……”

    “所以那个间歇性精神病就直接扯旗造反了吧?”奥利维尔补充了一句,随即意识到父亲兄妹看自己的眼神已经也来越不友好了,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宛若歌剧咏叹调般的悲鸣:“父皇,两位兄长,还有我最可爱的妹妹阿尔托莉亚哦,我向我挚爱的阿芙洛狄忒女神起誓,这完全与我无关。一切都是命运的巧合啊!如果你们非要给我起个‘乌鸦嘴奥利维尔’之类的外号,我是完全不能接受的!”(未完待续。。)

    ps:  好吧,今天又是两个大章,节操这么满都不像我自己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