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国的水晶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一切就绪

    传说,嗯,当然只是传说,每一万头比蒙便有可能诞生一头天生毛发雪白的存在。在陆希看来这应该算是某种直接作用在婴儿身上的早衰症,要不然一孩子长得和老头一个样不这么解释还能怎么办呢?可对比蒙来说,这大约便是“天生异象”,不是祥瑞便是天人化身天神下凡之类的。所谓天生王者,大约都得是这种款式吧。从这个道理上来说,便是比蒙这样的超凡的黄金种,在俗不可耐的方面也并不比陆希的家乡人好多少。

    大约,那头壮年期的黑毛比蒙,在用自己的身体堵住了山道的时候,或许是把种族的未来都寄托在了那个幼生期的“天生王者”身上了吧。

    可就算是如此,一只区区的独苗,哪怕是主角光环降临的独苗,也没什么意义了吧?难不成他还能自己生出一堆娃来?

    在随后的数天时间,一万大军都进入了戈加圣山,彻底将整座山谷翻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最终也只找到了一百零七具大大小小比蒙的尸骸。陆希甚至忙里偷闲,到最山顶的古代格尔萨魔法学院和气象兵器的遗迹那里转了一圈,希望能挖到一点点好东西。上古时代的遗迹之中必然有能让主角和他的小伙伴们装备升级的宝物,这已经快成这种rpg式故事的标配了。然而,逛了许久,却没有什么太有意义的收获。

    就连莉姆那能时刻嗅出珍贵气息的狗鼻,啊不,能时刻发现埋藏在残垣断壁之中的蒙尘珍宝的,纤细而又敏感的少女心,也没有什么发现。

    想想这也是正常的。比蒙们占据这里已经一万多年了,要真的有什么好东西,这时候也早就该被挖走了。这个种族虽然似乎一直保持着原始社会般的生活方式,但毕竟是超卓智慧的黄金血脉,虽然不屑于使用魔法,更不屑于装备任何的宝具和神兵,但把宝物值钱,拿出来可以换很多肉吃这个概念还是明白的——呃,这么一算,比蒙们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一群无可救药的二货逗比了吧?

    当然了,山岭高峰深处的古代魔法学院的建筑主体保留得还算完整,行走在其中,就仿佛回到了当年格尔萨拉帝国的极盛时期,这让身为“文豪”的陆希微妙地有了不少灵感。他觉得,自己说不定以这里为素材写上一部关于魔法学院之类的大作……嗯,到底是一个额头上有伤疤戴眼镜的挂比,还是一个弱受的伪娘呢?这倒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然后,大家便抵达了山峰的最高处。这里是魔法学院遗迹中最隐秘的所在,正是当初格尔萨拉贵族修建的观星台。平台中央,一个类似于天象仪之类的大型仪器倒是保留得还算完整,那些精妙的刻度和零件装置都还算精致,只不过完全停止了运转而已。

    “把这玩意拆了带回去吧。”陆希道。

    “这里面有好几种核心的部件都已经完全损坏了,制作方式也随着格尔萨拉人灭绝而失传,我们是不可能复原它的。”帕纳尔西斯道。

    “我知道啊。”陆希道:“但这玩意的品相很好,有的是收藏家想要呢。我准备送到涅奥斯菲亚拍卖可以不可以?”

    这当然是可以的,司令官阁下让部下给自己半点私事,在现在这个社会氛围下根本不算是什么问题。陆希就算是准备把这里的房子全拆了腾出地方给自己建别墅也没人会说什么,而且正好山中也有一万多人的苦力呢。于是,在大家的努力下,这种估计有几十吨重,大多数部位都是用贵金属制作的天象仪,便作为陆希“私人的战利品”被运下了山。

    至于那头比蒙,早已经被陆希下了催眠咒,如果不专门解除,他估计睡到饿死的时候也是醒不过来的。甭管它是早衰症症基因突变还是“天生异象”和“天生王者”,也不比在意比蒙是不是真的单凭自身魔抗就能百分之九十九的施法者绝望,这家伙毕竟还是个婴儿,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了一位传奇级魔法师的咒语。

    总之,这头婴儿期——甚至比普通的比蒙婴儿还要小上一圈——的雪白色比蒙,便是大家在整个加戈圣山之中找到的,唯一的比蒙幸存者。大家决定将它带到军中处置。陆希现在还没有想好怎么处理这小家伙,于是姑且还是带着准备走吧。

    阿尔托莉娅和海克托尔侯爵留下了五百名士兵,继续持续搜索,不过这也是只是一次最后的例行公事了。大部队则携带着所有的比蒙尸骸开拔,于七天之后回到了雷霆崖要塞。这个时候,二十余万联军对这座古代要塞的彻底围困,已经超过了第十天了。比蒙(基本上)灭族,这样一个冲击性的事实,也很快带给了联军高层们同样的震惊。

    “所以,这就是比蒙们始终没有出现的原因了?”奥托皇帝站在那头黑色壮年比蒙的尸体面前,望着对方即便是已经死去了还兀自摆出了一张狰狞可怖嘴脸的模样,叹息了一声:“真想不到,再次见面的时候,你居然是这个样子。”

    听这口气,还以为这两位以前是什么老朋友之类的呢……

    “这是,泰尔巴恩吧。”朗海姆元帅走到了皇帝的身边,看着比蒙的尸骸,声音同样也显得有些低沉。

    “是的!还记得吗,吉尔,这家伙可是第一个让你我都体会到了败北感觉的家伙呢。在他之前,我们傲慢,激进,自以为是,在他之后,我们学会了脚踏实地。呵呵……某种意义上,我们其实是要感谢他的。”

    皇帝陛下大约是联想到了一些激情燃烧的青春故事,莫名地出现了一种缅怀的神情。那种复杂的情感,那种百感交集的心绪,乱得就仿佛陆希家乡首都冬季的天气。那就像是……嗯,就像是一个饱经沧桑的中年上班族大叔,看到了当年自己还是大龄熊孩子混社会当街娃时候,隔壁社团戴着十斤重大金链子的光头胖子。当年就是那家伙给了自己一刀,现在到了阴雨天伤口还会隐隐发疼了。可是,当自己真的再次看到对方的时候,却已是沧海桑田。大家都已经老了,你感觉不到任何的仇恨,只有一种青春一去不复返的叹息……

    呃,我这么联想是不是太文青了了?难道下一部小说是准备写发生在涅奥斯菲亚的街头激斗热血故事?

    “是你败北,而我是来救你的。”元帅阁下大庭广众之下当着所有人揭皇帝陛下的短。他表示自己当时断后断得很漂亮,才不背这个锅。

    “然后,比蒙最后的年长者,戈加圣山和奥格瑞玛最后的守护者,雪山之下的守墓人,呵,然后,他自己也化作了一座枯坟,没有给世界留下任何的痕迹。”奥托大叔最后叹了口气,回过头,情绪似乎也在这时候平复了下来。

    “所以,他们是怎么死的?”皇帝问道。

    “不知道。”陆希耸肩摊开了手。

    “不知道?”

    “他们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五脏六腑也没有什么致命性的创伤。当然了,什么火烧啊雷击啊冰冻啊毒杀什么的就更没有了。那种感觉,就像是灵魂,亦或是生命力直接被全部吸走了似的。”陆希道。

    “是吗……我是个武人,用剑杀敌,你所说的这些确实是超出了我的想象。以你的了解,到底什么样的魔法才有可能做到这一步呢?”皇帝并不是施法者,这方面的见识其实相当地有限。

    “太多了。深渊魔法中死亡一指,亡灵魔法的慑魂术,甚至神术中也有灵魂审判的手段。至于其余各种偏门手法,就更是数不胜数了。”陆希看了不远处沉默不语的妮可一眼,继续道:“当然,我也没有从比蒙的尸体中发现上述魔法的能量残留,或许还存在什么更超卓的手段呢。”

    “比蒙不是傻子……至少这家伙是什么实力,有什么手段,我很清楚。拜这家伙所赐,一到阴雨天,我的胸口还会疼呢。”奥托皇帝看了看面前黑色比蒙的尸体,脸颊抽搐一下:“告诉我,什么样的施法者,能用你说的那些,更超卓的手段,让一百头比蒙毫无反抗便失去了性命?”

    只要反抗了就一定会留下伤口,而这些家伙的身体上既然毫发无伤,当然便只有这一个解释了。

    “我不知道。当然了,我个人是很想要在这么多人面前表演一下名侦探陆希的第三次推理秀的,那自然会是相当的拉轰。但很可惜,目前的线索太少了。不过……”说到这里,陆希的视线已经转向了远处山岭尽头的雷霆崖要塞:“如果是那里的话,不止是线索,说不定连目击证人都能抓来几个呢。”

    “你认为,比蒙全族灭绝,会是兽人干的?”

    “百分之九十九的兽人们当然不可能知情,他们说不定还在盼望着族群的守护者们如同神祗一般从天而降,拯救他们于水火之中呢。至于那些高层嘛,我的直觉告诉我,却一定和这件事脱不开关系。”陆希沉吟了一下:“更何况,都到了现在这个关头,奥格瑞玛马上就要成为一个历史名词了,那头三首大蜥蜴却还一点动静都没有。呵……以往但凡是有什么神展开,大约就是这个气息呢。”

    奥托皇帝想了将近半分钟才意识到所谓的“三首大蜥蜴”应该指的是嗜血之王帕肯斯,不由得莞尔一笑,也不由得新鲜感大起。要知道,若换成是其他人,就算是帕肯斯的敌人,也多半不会这样形容对方。陆希这种完全不把真神放在眼里的“革命浪漫主义”,他个人当然还是很欣赏和佩服的。

    “我记得,龙骑士团和你,在大洋上是重创了嗜血之王吧?”皇帝道。

    “法身直接受创,而且还遭受了规则意义上的打击,估计其神魂、乃至于神国都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对于一尊神来说,这就算是重伤了。不过,和脱困比起来,这点伤害便还算是值得了。”陆希冷笑了一声:“我相信,这位大神应该是已经回忆起了当年被黎明同盟车裂的恐惧呢,大概躲在哪个老鼠洞里慢慢疗伤吧?不过,若是以为这家伙从此看到我都会退避三舍,那蠢得人就是我了。”

    “上一次,诺德人和魔神交手的经验也都是一千多年前了。不过,就算是真的他再次出现了,也不会有人会退却半步!”大舅哥夏亚用毫无作伪的语气傲然地拍胸口保证。

    这样斗志当然值得期许,但现实可不会那么简单。实际上,若嗜血之王真的再次现身,第一时间还能站稳的,都一定是现场这二十余万大军中的佼佼者了。

    ……可是,已经受了重创的他,真的敢再次出现了吗?嗜血之王并不是纯粹的信仰神,其根源力量来自于以前的奴役和暴政之神拉格巴尔的神力规则之中,属于纷争和杀戮的那一部分。这种规则神的存在是以纪元来计算的,哪怕是兽人真的完全灭绝了,也不会影响其存在。他真的会为了这些所谓的“子民”,冒险再次出现,体验一下被分尸的危险?

    陆希又看了看身后的比蒙的尸骸,觉得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的自己,可以暂时不用去考虑那家伙的存在,还是姑且把注意力放在面前的要塞上吧。

    “那么,艾米,准备得怎么样了?”他问矮人公主。

    长着胡子的矮人软萝莉公主向陆希做了一个完美的手势,但沉吟了一下,又补充道:“不过,我可真的不确定那玩意能用几次。”

    “能用上一两次就足够了。”陆希很快便在大营旁边的一座小山包上,看到了巨大的人工造物。厚实的帆布盖在上面,旁人倒是看不清这东西的真身……然而,仅仅凭帆布后面的轮廓,陆希就确定,这玩意的完成度相当地不错。

    “我热爱古斯塔夫……”陆希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对身边的姑娘们道。

    “唉,什么是古斯塔夫我也就懒得问了,你这家伙一定又弄出来了一个超危险的东西吧。”赛希琉叹了口气。

    “可是人家倒是很期待的说。”妮可点着嘴唇道。

    “好,明天清晨六点,全军早餐之后,准时开火!以它的炮声为信号,所有的炮火,包括我军的导力炮和魔晶炮,以及联军各部的投石机和弩炮,统一开火,进行三轮火力覆盖!以此密集火力为掩护,正式开始攻城!我们要在明天傍晚之前,攻取第一道城墙!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吧?”

    这个时候,陆希似乎莫名其妙地就成了二十余万浩浩荡荡的联军大军的总指挥官了。不过,在场的人似乎都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就算是奥托皇帝和朗海姆元帅也没有多说什么,反而是一副相当欣慰的表情。桀骜不驯的诺德领主们这时候忽然想到了皇帝陛下似乎几个月前动过册封亚瑞尔全境守护的意图,一个个顿时秒懂,摩拳擦掌地下去准备了。

    难攻不落的雷霆崖要塞,其命运,似乎在这一刻被确定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