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国的水晶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深渊宰相

    “到了现在,你们依然没有告诉我,什么叫做鄂伦达尔之石,什么是这个3号。”

    “……既然叫做鄂伦达尔之石,当然是那位深渊宰相鄂伦达尔大人的手笔了。您也知道,他是深渊中首屈一指的魔道大家,是所有鄂伦达尔混沌祭司们的恩师和尊主,也为深渊魔法的研究领域教育了大量的人才。”贝尔基尔用理所当然的口吻道,:“我告诉他,来这里寻找火神赫萨的血脉傀儡和虚拟灵魂,用于获得神狱的控制权。他便给了我这件宝物……”

    “也不能算是宝物吧?基本上来说,能量产都不能算是宝物。”埃尔亚斯在旁边补充了一句。

    “当然还远远没有到量产的地步,顶多还只能算是实验成功的订制品。要想做到大规模装备,至少得想办法把单价给降下去呢。就算是以鄂伦达尔大人的能力,可能也需要至少一百年以上的时间来研究呢。”

    “你们深渊恶魔的研究效率可真快啊!”

    “没办法,我的大多数同胞都是混乱的神经病,想要找可靠的助手和技工都很困难啊!要是没有鄂伦达尔大人,我们的魔道研究现在估计都还是靠本能呢。另外,一百年的时间,对于吾辈魔裔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从实验订制品到量产,应该是需要这样的时间积累的。”贝尔基尔认真地为自己的祖国和同胞们分辨了两句:“总之,我们是等得起的。”

    “是的,高等恶魔的时间观念比精灵还漫不经心,这一点我也是知道的。”陆希表示了理解。

    “总之,鄂伦达尔大人老兄非常支持我们这次行动,才提供了这件宝……呃,特别定制的新型魔道器。他是一个相当严苛,对别人残忍,对自己也相当苛刻的人呢,而且总是会在莫名其妙的地方表现得极其较真。他作为深渊宰相,作为无尽熔岩之海和万界深渊最伟大的魔道研究者,他为吾辈深渊眷族提供的各类型魔道器和新型咒术,简直是数不胜数,但只有让他最满意的作品,才会用自己的名字冠名。”

    “我也听说过这个说法。按照他的玩法,还不知道什么能把编号超过圣水呢。”陆希点了点头:“比起一个研究者,倒是更像个艺术家。”

    “哎呀,对鄂伦达尔老兄来说,这是最大的夸奖呢。他一直告诉我们,无论是魔道还是技术,进步的表现一定要是充满美感的!”贝尔基尔一副感同身受的样子,继续解释道:“所以,这个鄂伦达尔之石三号,不但能够达成超远距离的通信,而且信息还能做到跨位面,以及最大程度的隐蔽性。您看,您一直在通过这枚石头,和我的老板沟通,但几乎感受不到魔力波动,是这样吧啊?”

    陆希点了点头:“有机会我倒是很想和鄂伦达尔先生沟通一下,说不定他就能帮我完全导力通讯的蓝图建设。”

    贝尔基尔干笑了一声,继续道:“另外,鄂伦达尔之石3号,也是相当强力的魔力增幅道具。您应该是可以感觉到的吧?通过它的存在,我们才能在这座按理说应该是属于神力规则管理下的亚位面建立起巨大而又隐蔽的聚灵法阵,从而完成和大型缚灵法阵的沟通和加强。能够在规则上某种程度地抵抗真神的影响力,这难道不值得鄂伦达尔老兄的冠名吗?”

    “他是龟毛也好,爱惜羽翼也好,我管他去死啊!”陆希差点笑出了声,拿着鄂伦达尔之石,对后面那个的不知名的boss道:“我已经说过了,你们说的话啊,本人连标点符号都是会怀疑一下的。”

    “可是我们之前说的全部都是真话。”他的声音依然平静。

    “是啊,或许都是真话吧!只不过是选择性的……的确,这个鄂伦达尔之石三号,应该能起到你们描述的效果。”陆希沉吟了一下,忽然话锋一转:“可是,我为什么在这上面,还能感受到空间规则的效果呢?”

    “……那一定是你的错觉。”石头后的声音没有任何停顿,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似乎是一点破绽都没有,但陆希却觉得,或许正是因为对方实在是太漫不经心了,所以才显得有点太刻意了。

    当然,这或许也有结果推过程马后炮装逼的嫌疑……因为,他的外挂告诉它,这玩意不仅仅是叫“鄂伦达尔之石3号”,说明则是:“蕴含着强大空间法则和聚能功效的神秘魔道器,应该产于最强大的深渊领主之手。可以进行跨位面通信,其余效果暂时未知。”

    聚能效果陆希已经见识到了,远距离通信居然没有任何失真也比10086好多了,可是,这个空间法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你们高等恶魔使用的深渊之门,和奥术领域的空间门,在术式结构上确实有很多不同,但力量运用上其实是相似的。”陆希将手中的鄂伦达尔之石抛着玩,看着对方的眼神跟着一起一落的石头不断上下移动着,顿时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拜某些超出你们想想的意志所赐,我曾经也试着解析过你们恶魔魔法的运用,接着一些不太和谐的力量,还真的能模拟启动一些恶魔魔法。”

    三个boss的脸色已经变了——好吧,其实只有两个。剩下那个蒙面的虽然依旧看不清表情,但紧张感其实是很明显的——至于石头后面那个,一时间竟然不说话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惊悚到无语外加上石乐志了。

    “你们猜猜,我如果利用这块石头为核心启动一个深渊之门,会发生什么事?”陆希笑着道。

    “这个,我觉得啊,用新型的魔道器做实验,还是应该慎重的好。说不定就会引发空间乱流什么的呢。”贝尔基尔道。

    “那就更好了。无论是怎么样的空间乱流,我都有八成把握毫发无伤地逃脱,而你们嘛……被搅成空间碎片不是更好玩吗?”陆希大笑了一声,将石头竖在了胸前,没有再理会boss们的劝阻,低声用深渊语开始了咒文的念诵。

    “贝尔基尔,你又没有说实话!陆希?林歌?贝伦卡斯特到底是琉火教徒的高层,还是一个隐藏得很好的泰夫林啊?”埃尔亚斯大惊失色,随即用很不友好的眼神瞪着旁边的深渊炼魔。

    “没,才没有这回事呢!”贝尔基尔大声分辨。

    “如果不是泰夫林和教徒,人类怎么可能掌握深渊语啊!”蒙面人的语气充满了“你特喵是在逗我”的怀疑。

    诶哟?随便念念咒还可以引发boss内讧?这倒是意外收获啊!陆希想。

    他可以用混沌池中的混沌力量,“降维”模拟成深渊魔力,然后在通过自己对恶魔魔法术式结构的理解,重组出一个恶魔魔法出来。不过,这一段过程其实很复杂,对施法者的精神力也有极高的要求,就算是以陆希此时此刻的能力,也是需要念咒配合的。

    是的,作为一个封弊者的陆希,在很早以前就可以模拟释放恶魔魔法了,只不过他觉得效率太低,威力也没有真的到秒天秒地秒空气的地步,根本没必要做如此得不偿失的蠢事。

    随着阴森诡谲的音符化作了完整的咒文,猩红色的光幕在空中浮现,组成了繁复的空间法阵。陆希将黑色的鄂伦达尔之石3号扔入了那空间法阵中央,随后,那魔道器就像是被无形的巨手托住,漂浮在了魔法阵的核心之中。光晕从黑石中扩散出来,一瞬间便将法阵渲染成了更加深沉而阴郁的暗红色。

    “阻止他!”黑石中那位未知boss的声音,第一次出现了一丝无法掩饰的焦急。

    贝尔基尔和埃尔亚斯还没有动,但那个蒙面客整个人已经如同炮弹一般弹了过来。他周身灰色法袍已经被撕裂,露出了内衬那价值连城的秘银甲胄。呼啸而至,更像是白银的飙风一般。他的实力是金10,没有理由比老炼魔和传奇红龙的反应更快,但先一步开启行动却真的是他本人。谁才是这个未知boss的真正死党,这倒是很一目了然啊!

    然而,忠诚在很多时候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如同炮弹一般弹过来的蒙面客,就这样被炮弹当场怼了回去。却只听见三门导力炮一起开始怒吼——星灵们很聪明,另外两个敌人还没有动,当然不会傻乎乎地全部开炮——陆希的动态视力甚至看到,蒙面客凌空和炮弹撞在了一起,圆锥形的弹头开始变形,他本人的身体骨骼似乎也一瞬间开始变形的瞬间。

    蒙面客就这样被突如其来的爆炸飙风弹了回去,然后倒翻着滚了出去,如同一个破布口袋似的,普通一声砸在了传奇红龙的面前,当场便生死不知。

    而同一时刻,黑石完全被深红色,宛若成年鲜血一般的色彩覆盖,几乎和法阵融为一体,再也看不真切。随后,几分钟之后,法阵变成了高达五米的空间门,光幕之后魔影幢幢,也不知道瞬间便聚集了多少妖魔鬼怪。

    率先从光门之中跨出来的是五骑深渊骑士。他们骑着高大的披甲梦魇兽,顶盔掼甲,全副武装。他们以极快的速度冲了出来,哪怕是忽然抵达了一个异世界,速度也没有一丁点的迟缓。其中的三骑直接冲着那边的埃尔亚斯和贝尔基尔过去了,而另外两骑则径直冲着陆希而来。他们举着手中的挂着倒刺的骑枪,嗜血的魔性光芒在锋利的枪头上闪烁着,感觉一个冲锋就能捅破一堵城墙似的。

    陆希很难确定对方是做好了攻击准备,还是最标准的恶魔做派,若是没有深渊领主和魔将军的约束,每来到一个新世界都会疯狂地攻击周围所有视线范围内的生物。不过,看到其中有三名深渊骑士一点都没有犹豫地扑向了贝尔基尔,陆希顿时觉得心情愉悦了好多,顿时觉得自己几乎是要开启胜利之门了。

    他随手一挥,次元的撕裂拉出了一道肉眼几乎都无法看清楚的空间缝隙,当场就将深渊骑士和他们胯下的坐骑一起切割斩首。

    而在同一刻,贝尔基尔也冲着深渊骑士们凌空虚抓。三名深渊骑士的头盔连同着内部的头颅,一切被挤压变形,血水和碎肉从甲胄的缝隙之中流了出来,当场坠马而死。失去了主人操控的梦魇兽,似乎这才感受到了贝尔基尔身上属于深渊领主的上位者压迫,顿时如同被吓破了胆的羚羊似的,发出了凄惨的哀鸣声,便是扭头逃跑都做不到,当场便软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奥比斯拉奇!最大的麻烦出来了!”埃尔亚斯却低声用不知道哪里的方言爆了一句粗,纵身一跃,身体开始在半空中开始迅速胀大,应该是要准备恢复自己传奇红龙的真身了。

    然而,他的身体还没有来得及扩大变形,数条锁链便从空间门的光幕之中飞了出来,扑向了埃尔亚斯。那些锁链便仿佛有生命的灵蛇一般,轻而易举地便瓦解开了红龙有限的闪避和抵抗,灵敏地缠绕到了他的身上。锁链上燃烧着接近于紫色的火焰,如同无形的利刃一般深深刺入了埃尔亚斯的皮肤和肌体,就算是坚硬的龙鳞也似乎很那抵挡它们的入侵。深渊的能量深入其中,开始灼烧着他的身体和灵魂。

    “插!贝尔基尔,为什么你的同族每次都能拿出这样不和谐的东西啊!到底是和我们龙族有什么深仇大恨?”埃尔亚斯发出了刺痛的嚎叫,一般奋力地挣扎着,一边大声指责着自己的同伴。可是,作为一条传奇的红龙,他似乎对这紫**火相当棘手,一时间竟然都无法再继续恢复真身了。

    “你不要问我啊!鄂伦达尔的所作为和我完全无关!”贝尔基尔用更大的声音回应道。

    “这,这,这……”陆希身边的肥雪豹开始发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非常恐怖足可以成为心理阴影的回忆。于是陆希果断拿起世界树权杖敲到了帕纳尔西斯的脑袋上。肥雪豹和器灵基蒂小姐一起发出了一身悲鸣,(在现实世界和陆希的意识海世界中)同时捂着脑袋眼泪汪汪。

    “有什么不开心呢的过去,赶紧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啊!”陆希道。

    “当,当初奥沙,好像也是被这种锁链拿下的。这肯定是深渊魔族们开发出来的新型法器,就是用来针对我们一族的。”头上挨了重重的一下,老帕却反而冷静下来,虽然身体还是在打颤,却还是完整的把自己想说的话正常地表达了出来。

    “这东西叫缚龙索哦。”一个清脆悦耳,甚至还带着一丝天然童声的声音从光门之中响了起来。然后,一个目测也不过只有十二三岁,穿着一身鲜红色洋装的小女孩就这样从次元门后,赤着脚走了出来。

    如果只凭第一印象,这就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小女孩,身上并没有任何人外的体表特质。唯一特殊之处,大概就是美貌得有些非人,甚至到了梦幻得有点缺乏真实感的地步吧,就像是一个精雕细琢,完全按照“美貌”的理论模板制作的人偶娃娃似的。

    她一只手提着一根有她半身高的法杖,一只手拽着绑缚真龙的锁链,玉雪可爱的赤足踩在了地面上,却直接将地面融化为了熔岩。

    “哎呀,一旦启动了这个东西,我似乎是很难控制自己的力量呢。”小女孩笑眯眯地道。她的视线在帕纳尔西斯身上扫过,露出了一丝疑惑,随后停留在了陆希的脸上,歪头好奇地上下打量了一番,这才一本正经地解释道:“上次给阿斯莫德斯他们的是试验品,而且是一次性的。这个才是真品!全称是鄂伦达尔的缚龙锁链!哪怕是成年的圣龙,都逃不开它的束缚哦!”

    “哦!”陆希点了点头,也同样好奇地上下打量了这个“小女孩”一下:“别告诉我你就是鄂伦达尔?”

    “你这话真好笑,为什么我就不能是鄂伦达尔呢?”小女孩插着腰,气鼓鼓地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