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国的水晶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终于上当了

    http://10.168.58.178/qidian/post.php?id=2587754&cid=343288737  星象魔法,与其说是魔法,倒不如说是某种相对原始的神术魔法。萨曼夏尔人的国度在早期本来便算是神后雅梵娜的香火供奉之地,而相对的,群星之母也将繁星的力量提供给了萨曼夏尔宫廷法师作为施法源泉,这便是星象魔法的来源了。

    当然,在诸神之战中,雅梵娜以陨落为代价,让自己神火和灵魂发动满天星斗的魔法大阵困死了虚空之王的真身,为大战的最终胜利创造极为有利的条件。从此之后,虽然满天星斗依然在天空闪耀,来自于星辰的力量当然也还以客观规律的形式存在着,但星象魔法的发展和研究却就此陷入了停滞。当然,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真要论起对魔法真理的研究,本质上都是无法无天的“无神论者”的学识联盟成员们绝对有资格嘲笑历史上所有的施法者前辈们。更何况,在神魔大战的那个天下打乱,文明崩坏的时代,萨曼夏尔宫廷法师们也得在战场上挣扎求存,朝不保夕,实在是没有心力和余裕来搞学术研究了。

    不过,在陆希看来,类似星象魔法这样的“远古魔法”,论起理论体系的完整和传承的鲜明完整,当然是比现代的奥术魔法差远了,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些已经失传了的魔法却都有可取之处,修炼到深处能达到的一些特殊效果,是普通的奥术魔法根本就做不到的。

    陆希倒是认真琢磨过:自己好歹也是学识联盟的一员,超级大魔导师奥鲁赛罗的高徒,大贤者拉克西丝一脉的后继者,本人要是对魔法的学术研究一点贡献都没有貌似也说不过去。如果未来有闲工夫,倒是可以试着去满世界挖遗迹,让一些失传了的远古魔法重见天日——反正自己拥有系统作弊,只要能找到少量的资料便应该可以复原出全貌——还可以把这些缺乏理论体系的古典施法手段以现代完善的魔法体系补完,这难道不是一个有良心的青年历……啊不,有良心的年轻魔道学者应该做的工作吗?

    好比如说,星象魔法一旦升级啊不,修炼到最高点的时候,漫天星辰照耀下来的温雅光晕都将成为施法者所支配的领域,也是精神延伸出来的世界。这当然也包括在光晕的环绕中任意地穿梭跳跃,就仿佛是瞬间开启了无数只有自己才能使用的传送门似的。类似这种具备特殊效果的魔法如果被纳入现有的施法体系中,一定可以让学识联盟对魔法真理的研究再大大地爬上一层楼。如果真的能够成立,陆希也算是做到了一个有良心的青年……呃,魔道学者应有的突出贡献了,也算是对不起每年那几百金币的薪水,更不会让七彩蔷薇的纹章旗帜黯然蒙尘。

    虽然他本人其实对已经堕落成了官僚权贵团体的学识联盟半点归属感都没有的说……然而,作为一个魔法师,认真地研究一下魔法,在未来的魔法史上留下自己的大名,这难道不是应尽的义务吗?而且某种意义上其实也是挺好玩的。

    当然,这也是一个非常未来的计划了,优先度大体应该是排在和妹纸们一起快乐的玩耍,和小伙伴们一起快乐的玩耍,和妹纸和小伙伴们一起快乐的下副本,赚钱,赚很多的钱,扶轮社的搭建蓝图,组织权利和规章制度的设立,导力兵器的上游垄断计划,导力技术的全世界推广计划,以及学习用地精语玩拼字游戏之后了。当然,在此之前,还必须要靠自己的力量推倒面前这个能满血满状态复活而且还特么比所有的人民币玩家还要神壕的boss,这可真是一件比让这个有神祗有恶魔有超人有神秘学的中古王权世界,在十年之内大踏步进入**还要困难啊!

    “是的,我暂时没有想到干掉你的办法!可是我至少有许许多多不被你干掉的办法!”在星光的照耀中,陆希朝着吉尔萨拉德比了一个中指:“所以我可以在这里陪你玩上好几年……呃,这话貌似还是有不少歧义的。然而,我要是失败了岂不是要在这里和玩上一万年,这才是我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总而言之,你这个废材,被混沌扰乱了心智的撸瑟,害死自己爱人还不自知的渣男!如果我是你的话就应该刨一个酸池自己跳下去!”

    黄金王冷笑着瞪着对方,似乎是在表达自己作为一个超级**oss,涵养当然也是相当的给力,区区的嘴炮嘲讽实际上对自己根本便毫无用处云云……

    “神祗在上,王权和教权支配人身和人心,贵族们高高在上,魑魅魍魉横行于野,多么没意思的世界?可是,吉尔萨拉德哦,你这个中二王,这毕竟也不是一个人贱人爱的世界,你为什么就是不知道收敛一点自己那贱格的心呢?”

    好吧,果然还是有点让人莫名地火大呢!吉尔萨拉德收起了笑容,板着一张脸,挥了挥手中的晨星,无数更加炫目的赤红色射线凭空滑过,充满了煞气和血气的光晕支配了视线所及的一切空间,便是连那些灿烂的星光,在一时间都失去了颜色。

    “星光之处,便是你所能支配的领域?那么,我便让你无处藏身!”黄金王如此地盘算。作为当初以武立国,几乎统一了主物质位面的至高王者,他经历过太多的战斗,面对过各种各样的敌人。这个世界上,几乎不存在什么新鲜的小花招会让自己失掉方寸。无论什么样诡谲奇异的手段,他都会迅速地拿出应对的方式。

    果然,也就像是吉尔萨拉德所预料的一样,猩红色的闪光仿佛将整个大厅化作一片沸腾的血海,流光溢彩如梦似幻的星辰光晕似乎根本难以抵御这样激烈而凶戾的色彩,被压制得几乎再无踪迹。汹涌的光雾翻腾着向大厅角落的陆希扑了过去,在这种情况下,他已经失去了借助星光跳跃的能力。

    然而,当那些血光尚未和陆希相遇的那一刻,他的身体却忽然一颤,旋即便化作了一大团红雾,混入了那些血光之中,却再也看不见身影。

    “……”吉尔萨拉德在今天第二次露出了出乎预料的神情,就算是这样身经百战所向披靡的英雄王,也不由得微微地怔住片刻,而也就在这个怔住的一瞬间,隐藏在血光之中的红雾却又一次在他的身后汇集,转眼便凝结成了陆希的真身。

    “轰!”一记沉闷的爆破声在吉尔萨拉德的脑后炸开。他不由自主地上身倾倒,完全失去了平衡。不过,黄金王就是黄金王,在整个人都要摔成狗啃翔这样相当跌份的状态之前,他已经一把伸出了手按在地上用力一撑,打了一个滚便重新站定了。虽然他的半个脑袋都被炸得血肉模糊,但总还是重新站定了。

    “麻蛋,贴着后脑赛爆开的真空爆裂也没法把你的脑袋炸飞这真特么太不魔法了吧?那可是堂堂的八环单体专用的高能奥术啊!”陆希忍不住一边恶狠狠地吐了个槽,一边赶忙又一个滑步后退。他刚刚才退开半米,刚才站立的地面上已经被凭空的无形力量砸出了一个巨大的陷坑。

    吉尔萨拉德歪了歪脖子,被炸得血肉模糊的脑袋就这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愈合了,便是连鲜血都瞬间消失不见。

    “……刚才那是什么?萨曼夏尔人的星象魔法做不到这一步!”

    “和萨曼夏尔人其实还是有一点联系的。这是血族的血魔法,升级,啊不,修炼到最深处的时候,人身便可以以血化形,千变万化,分身无数,几乎不死之身!”陆希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而我,是唯一一个懂得血魔法的人类,现在您知道我为什么可以陪您玩上好几年了吧?就算是打不死你,本人累也要累死你!就算累不死你,本人也要骂死你!你这个害死老婆需要回炉重造的渣渣中二废材!”

    果然这个最贱的小家伙,还是应该被轰成渣渣才能让本人稍微念头通达那么一点点呢。吉尔萨拉德如此地思忖了一下,右手的晨星直接飞掷而出,砸向了陆希的胸口,却果然看到对方的整个身体又一次化作了无形无相的血雾,几乎毫发无伤。

    “恼羞成怒了吗?你这个没心没肺没脸没皮没羞没臊的废物,看你这个德行,体重应该是很轻吧?穿着这么一身品位低俗的金闪闪,难道只是为了填充身体上的空虚吗?”

    “对了,而且还批了一件红披风,红色的哦?本命年啊你,还是为了学那种十到二十岁之间的杀马特**妖艳贱货青年耍酷?智商欠费到这种程度,难道当年太阳神他老人家和你妈妈把你生出来的时候,其实是一不小心把婴儿丢了把胎盘养大的吗?”

    果然聒噪啊!吉尔萨拉德听着这样花样百出的“骂街”,却是越来越觉得自己心浮气躁怒气澎湃了,如果他懂得陆希家乡的文化,大概知道自己目前的状态应该形容为“道心不稳”。在这样下去,他很难再保证自己的理智和冷静。对于一个控制欲极强的人来说,失去了这两点,便相当于是自己失去了对精神的支配,这种感觉让他相当地不愉快!

    “……是的,冒险者,你确实是个讨厌的小老鼠,还有那么多鬼怪的花样,如果只靠我的话,确实会变成持久战呢。呵呵呵,小老鼠,你应该为自己骄傲,居然可以把堂堂的黄金王吉尔萨拉德逼到这个地步!”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退开了一步,放下了手中的兵刃,闭上了双目,俯下了身体,将双手按在了地上:“可是,我个人最讨厌的便是浪费时间了!若是我自己捉不住你,但却有很多人呢?”

    “以至高王之命,起来吧!我的守护者们!”

    大厅之内,所有的光辉开始扩散,绽放,但随即又消失。伴随着强烈光明的褪去,大厅所有的景致仿佛都化为飞沙,不翼而飞,紧接着映入陆希眼帘的,却已经化作了一大片茫然看不见尽头的原野。灰褐和深红的色调化作了视线中的主体,炽烈的飙风和血腥的气息在原野上空流转燃烧着。

    “固有结界?啧……这种boss被逼急了都是这一招,忒没有创意!”陆希撇了撇嘴:“然后,下一步就是叫小弟了吧?”

    他还没来得及再对对面那个boss开几句嘲讽,就感受到了上空巨大的破空声,庞大的阴影也笼罩在了自己的头顶。

    他仰了仰头,看到的是五十米长的庞然大物,闪动着威严的双翼在自己上空翱翔飞舞的身影。白金色的高贵光芒在这世间最强大的动物身上流淌着,化作一片璀璨和庄严。

    “‘晨曦之星’纳萨美茵丝女士?”陆希暗忖。

    身披甲胄,手提着宝剑约纳希尔之光的奥克兰皇帝迪奥塞斯站在不远的地方,渊渟岳峙,气息凛然,威严肃然。

    披着银甲,手中持着公羊战旗的牧羊女小姐骑着洁白的骏马,和她生前的死敌迪奥塞斯皇帝并肩而立,仿佛从史诗传说中走出来女武神似的。一个人站在那里,就仿佛已经带来了千军万马。

    ……话说,她们俩站得那么近,这果然应该还是有什么不能不说的故事吧?

    图书馆管理员巴罗鄂斯,那位传说中倾倒了六宫的妖艳贱货,此时却身披法袍软甲,手持法杖,腰间按剑,分明便多出了几分肃杀和犀利。然而,那张男女莫辨的美丽面容上,却带着明显的悲哀。

    “这是宿命,我们无法回避!”他低头向陆希鞠躬致歉。

    “我们是守护者,吉尔萨拉德王的命令,对我们来说是绝对的!”骑在马上的乌兰小姐叹息道。

    “终究,还是无法摆脱被命运的捉弄啊!”迪奥塞斯皇帝并没有掩饰自己的哀痛,但却已经横过了约纳希尔之光,做出了出剑的起手式。

    天空上翱翔的圣龙女士发出了破空的龙吟声,扇动着双翼,开始慢慢地降落。

    不仅仅是他们,在旁边,还出现了数百人的身影,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精灵有矮人甚至还有兽人和巨魔,种族各异。他们的着装和兵器,几乎包含了世界文明史上所有出现过的民族和历史时期,看得陆希眼花缭乱,哪怕是开着氪金狗眼,一时之间甚至都分辨不出来谁是谁,哪些人能有什么样的特殊技能。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群所谓的“守护者”,即便是最弱的都有黄金8阶以上的实力。让自己无法估算实力的传奇更是有数十人之多。

    “传奇不如狗,黄金满地走?这才特么有点神话纪元的份儿啊!”陆希感慨了一声。

    “你可以在我的手中玩捉迷藏,可是,你能在那么多人的围攻中继续玩小花招吗?诡计多端的小老鼠!”吉尔萨拉德道。

    “不就是人多欺负人少嘛,身为一个boss这么不讲究你也好意思?麻蛋拜托以后能不能不要再给我讲话,咱大小也是个处女座,有洁癖的好不好?”

    吉尔萨拉德觉得就算是和对方嘴炮下去似乎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当然也没准备要继续和对方纠缠下去了,便伸手做了一个手势。

    守护者们动了,居于天空之间的圣龙的动作却是最快的。她一扇翅膀却已经化作了人形,瞬间便落到了陆希的面前,右手五指直接并拢化掌为刃,轻而易举地便刺进了对方的胸口。

    “……连跑都不准备跑了吗?这倒是省掉了不少工夫。”吉尔萨拉德暗想,但随即神色一边,觉得自己似乎忽略掉了什么,第一次感受到了真正的危机感。

    再看看对面,被圣龙女士一掌刺入胸口的陆希却仿佛感受不到任何痛苦似的,露出了阳光明媚,灿烂动人的笑容。

    “多谢惠顾!您的固有结界既然已经展开,守护者们齐出,控制他们的咒印契约,那我就不客气了!”(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