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国的水晶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嗜血之王的目的

    这个世界上,表现得和蔼可亲温柔如水圣洁如光,但本质上却是伤心病狂心狠手辣恶毒凶残的笑面虎,其实还是存在的。这种人反而比那些把凶恶挂在脸上的标准反派可怕得多,放在哪里都是危险性极高的个体。平心而论,娜迦女祭司艾特夏拉小姐认为自己其实就是这个类型,她能够一边愉悦且开怀地笑着,一边把违反自己意志,亦或是办事不利的亚龙人,乃至娜迦同族一点点撕成碎片。正是凭着这种想病娇便病娇的蛇精病作风,她很快便成为几位黑海领袖中相当有权势的第一位,底下的核心部下的忠诚度也是相当高的,至少一个个都应该过九十了。

    不要管这样的忠诚度是不是靠着恐怖统治维持出来的。娜迦嘛,蛇嘛,蛇精病一点才会显得有统率力嘛。我们必须要接受这样的设定。

    可同样的,也或许是艾特夏拉小姐就是一个病娇,才更清楚病娇的可怕,于是乎,她看着一边笑眯眯一边随手一巴掌把自己带着鳞片的脸给扇肿了的疾风,才更加畏惧。

    “别摆出这么一副见了变态杀人狂似的嘴脸嘛。我必须要说明一下,疾风一点都不变态,也绝对不病娇,只是单纯有很重的暴力倾向而已。”看着对方那泫然欲泣畏畏缩缩的表情,陆希也挤出了一张诚意满满的亲和力十足的营业用笑容,和颜悦色地道:“您知道这方面区别在哪里吗?病娇是心理和精神结构不稳定的表现,在暴力因子爆发出来的时候,看上去虽然血腥残忍,但其实本身体是完全不受控的,所作出的一切行为也绝不是在完整理智思维之后的产物。而疾风则大大地不同,无论她是扇您耳光啊,用拳头捶您啊,用魔法给您电击治疗一下啊,亦或是最后拿着钝刀给你剥鳞去骨,然后再活生生地做成生鱼片在撒点芥末,最后在火山烤什么的。以上的一切听起来很劲爆,但都是她在完全可控的理智下完成的。这就是秩序阵营和混乱阵营的根本区别了。不可控才是最危险,难道不是吗?”

    麻蛋,您这么说我反而更觉得恐怖了好不好?娜迦祭司眼巴巴的看着陆希,差一点就哭出来了。

    “您看,硬核的dc粉都把小丑才视作布鲁斯?韦恩的大敌,而猫头鹰法庭其实是一群装模作样的逗逼。这就是秩序邪恶和混乱邪恶之间天与地之间的差距了。”

    虽然我听不懂您说的那些人到底是谁?但为什么听到我小心肝噗通噗通的了。

    “嗯,本姑娘又成了秩序邪恶了啊!我是装模作样的逗逼真的对不起你了。哎呀呀,在陆希这里,我的属性和阵营总是在莫名其妙的变化呢?另外,我才不会把别人活生生地剔生鱼片呢。”疾风甩了陆希一个风情万种的白眼,眯着眼睛对艾特夏拉笑着,笑得非常治愈:“别害怕啊!艾特夏拉小姐,陆希这孩子是个喜欢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坏孩子!我绝对不会活生生地剔生鱼片的,更不会烧烤,请您相信我!”

    言外之意就是死了就能剔了吗?祭司小姐如此这样地想着,觉得自己没有“哇”的一声哭出来也绝对是自己意志坚定的表现了。

    战神在上,您的子民对您的一片忠心,您能看到否?

    “……可是,疾风小姐,生鱼片确实只有活生生剔下来的才好吃,烧烤一下不就毁了吗?”精灵少女一本正经地纠正道:“人家虽然不怎么能吃肉,但怎么做才好吃还是很清楚的!”

    所以说该在意的地方是那里吗?你是精灵吗?你真的是精灵吗?话说你们在做生鱼片亦或者烤鱼的时候,有考虑过食材的心情吗?

    不行!再这样下去我真的会崩溃的。艾特夏拉对自己道。身为战神子民的荣誉将会被践踏,身为黑海最有前途的年轻领袖的自己也将失去了一切的骄傲和尊严!

    必须要让你们这些卑劣的不信者们知道,战神的子民,永不为奴!

    一想到这里,艾特夏拉就觉得自己已经被折磨得千疮百孔的身体再次被灌满了白啊不,灌满了斗志和力量。她奋力鼓起了劲,用力地抬起了头,睨视着陆希,发出了一声稍微有些变形,但姑且还算是魄力十足的嗤笑声。

    “这样低级的威胁没有意义!小法师,可爱的小法师,对一个真正的战神子民来说也毫无意义!您想要问什么都没有问题,但前提是要真正学懂什么叫礼貌……”娜迦祭司撩了撩自己的头发……好吧,她根本没有头发,只不过是类似于头发的触须而已,然后露出了一丝媚笑:“你真的要继续伤害我吗?蒂奇?普朗克已经死了,而我们其实并没有不死不休的冲突,完全可以好好谈一谈合作的。”

    平心而论,虽然这位娜迦小姐脸上长着细细的鳞片而且还是一张水蓝色的脸,但五官的搭配还是满协调的,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对方的笑容其实还是很有魅惑度的。

    而见多了魔物娘和人外娘,早已经接受了这种设定的陆希,面对着对方的笑容,也坦率地露出了同样笑容,然后毫不犹豫地抽出了黎明骑士之剑,直接就挂在了对方的蛇尾上,然后轻描淡写地一挑。

    一片鳞片,外加一片薄如蝉翼的肉片就这么飞了下来。而三无四刀流洋娃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什么地方拿出来了一个盘子,送到了肉片下坠的抛物线上。

    “好让您知道,我的手艺其实是相当不错的,而且很早以前大家就在这么夸我了。”陆希保持着笑容,对呆若木鸡的娜迦小姐道:“所谓的生鱼片啊,就是要薄到这个程度,才算得上是勉强合格呢。”

    一直到肉皮“啪叽”地掉到了盘子中,娜迦小姐才终于明白了对方到底干了些什么。她这一刻倒是没有发出惨叫声,只是呆呆地睁着眼睛,几乎连焦距都没剩下了,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灵魂完全从**中飘走了似的。

    “啊!好狠,这就是你所谓的病娇还有混乱邪恶了吧?”疾风道:“但是我依然觉得,要是我们不在,你不会下这么狠的手的。”

    “啊!好狠,怪不得陆陆和姐姐那么投缘呢。在欺负人这个方面,没有人比陆陆更有天赋了!”妮可道:“可是人家也觉得,陆陆是做给我们看的呢。”

    “莎莎!”莉姆歪着头面无表情,说着新开发出来的口癖设定,但语气情绪非常明显的表明了“我顶楼上”的态度。

    “哎呀!真可惜了,本来也算是个美女的。我其实一直想看看娜迦啊蛇魔啊这样的种族是怎么玩的,可要是被你玩坏了可怎么办呢?”罗莎莉倒是满脸可惜,这只还有百合攻属性的五毒合法萝莉或许是在场中最“同情”娜迦小姐的一位了。

    陆希表示自己听不见,他同时也表示因为被疾风和卡琳欺负了太久,所以压抑得很厉害的S之心,在这个时候能找到目标爆发出来也真是上天保佑啊!

    “您的下半身其实还是蛮巨型的,真要较个真,我应该是能片出100斤鱼片出来吧,搞不好就够我们大家都吃一顿了,这就能让我操作至少一万刀。”陆希笑眯眯地道,就仿佛是在和老顾客们聊天吹牛的路边小食摊大厨似的:“您猜一猜,要被片上多少刀,您才会死呢?”

    “陆陆,到底是蛇片还是鱼片可说不清楚!食材不一样,作法也是不一样的!”

    所以,到底是该吐槽的就是哪里吗?可怜的祭司小姐终于哭了出来,当然,并不是那种情绪崩溃地嚎啕大哭,而是那种绝望到无计可施的低沉嚼泣,眼睛呆滞地睁着,任由泪水从眼眶中滑了下来,这可真是一个我见犹怜啊!或者说,除了哭,她便实在是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表情来表达此时的心境和状态了。

    就凭这个表情,要是不知情的人一看,都会觉得陆希和他的小伙伴们才是反派吧?于是,越来越像个大反派的他便又扬了扬手中的剑,微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脑袋,顺便揉了揉那一头秀发……或者说是一头触须。必须要说明的是,触须的手感其实还是蛮有趣的。

    “我可没把你怎么样啊?作为一个战斗在第一线的军事长官,这么一点点小伤至于这样吗?”

    **上的伤害不值一提,但最关键是精神上的啊!娜迦祭司小姐用惊惧的目光看着陆希,下意识地便哆嗦了起来,仿佛整个都变成一只食草动物。过了将近一分钟,她总算是恢复了一点点神智,便勉勉强强地深呼吸了一口,吐了一个粗气,挤出来了一个哀求的笑容。

    “您想要问什么,请只管开口!我知无不言。”

    “您终于明白此时的立场了,这可真是太难得了。”陆希表示调教顺利自己表示很满意,便向那边的妮可点了点头。精灵少女咯咯一笑,伸手释放出一道温润的绿光,在艾特夏拉蛇尾的伤口上抹过,那道触目惊心的疮口顿时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止血愈合了,甚至连疤痕都看不见……当然,虽然伤口愈合了,但被削掉的肉和鳞片却是没那么容易长回来的,一条水蓝色的蛇尾上却有着这么一道苍白色疮痕,咋一看其实也是挺触目惊心的。

    “那么,我看看……就从我最感兴趣的地方问起吧。你们花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布局,绝对不仅仅是一个金胡子的遗产吧?我们现在应该已经身处次元宝库的一部分了,但现在却依旧看不到吉尔萨拉德留下来的东西,告诉我,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可千万别再告诉我是靠玄学哦。”

    “这个……我并不十分清楚!这是真的!”看到陆希的眼神有些变化,艾特夏拉用近乎于哀嚎的声音大声道:“请您相信我吧!我确实不知道更多,只是……只是吾主对我说过,能让他真正复活,重新返回世界的唯一契机,就藏在黄金王吉尔萨拉德的王子宝库中!”

    “你的主人?哦,帕肯斯那条被切片了的老咸鱼吧?这也是个久违了的名字呢!魔神的灵魂在某种意义上不灭的,尤其是像这种神话纪元时期就贻害至今的老魔头,他的身体虽然被车裂,灵魂其实也被镇压了。你虽然是那个老魔头的祭司,但如何能和一个被镇压了灵魂的家伙沟通呢?”

    艾特夏拉微微一怔,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玩味,似乎是在说:“大家都是知情人,何苦要玩这种没格调的花样呢?”当然,已经快被陆希玩坏了的祭司小姐自然是不敢直说,只是有些小心翼翼地挤出了一个笑容,尴尬地捋了捋自己的触须,陪笑着道:“那个,您懂得。”

    好吧,因为某位一点也不美型更不中二的宿敌君的奇怪阴谋,嗜血之王帕肯斯的灵魂早就逃脱了。这是目前困扰整个大圣堂和龙骑士团的最大事件,然而这帮享受着全世界供奉的“世界守护者”们查了两年时间却还一无所获。相比起来,就连陆希都在法拉哈尔斯战役的上空,开着七曜极光号硬抗死了战神灵魂附身的炼金体黑龙,这也让他得意洋洋了好久。他一直都觉得,如果供奉给龙骑士团和圣堂骑士们的经费都交给自己来玩耍,说不定全世界早就和平了。

    不过,让光伟正的龙骑士和大圣堂这么丢脸的事情怎么能随便乱说呢?反正到了现在也只有少数人知道这一点。

    很显然,陆希就是知道的那部分“少数人”,而他偏偏想要装作不知道,但艾特夏拉小姐却知道陆希知道,这就有点尴尬了。

    于是,感觉有些尴尬的陆希犹豫了几秒钟,顺手将剑把对方的蛇尾钉到了地上,这才慢吞吞地道:“别在意,我对您没有任何私人恩怨,只不过是单纯看那条摆来摆去的蛇尾巴很不爽而已,处女座的强迫症,你懂的!

    这一次,祭司小姐是连哭都完全是哭不出来了。她的下半身明明被直接捅了个对穿,痛得上半身直接哆嗦,却都不敢露出了别的表情,依然艰难地维持着脸上的笑容。

    “总之,嗜血之王那个老逗比认为万王宝藏中才拥有让自己复原的方法?嗯,按理说,他的身体已经被车裂了,想要复原就至少得把自己的身体给拼起来才行。不过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镇压他身体碎片的五处封印的确是被破坏了不少呢……诺尔达森林,外加上阿拉比亚沙漠的,嗯,或者还要算上幽暗密林和亚特拉斯大山中的?诶,这么一算,这个老魔头的小伙伴们岂不是快要把拼图游戏完成了?”陆希微微一怔,忽然意识到,自己身为一个主角,似乎是忽略了一个非常大的阴谋呢。

    话题既然牵涉到了魔神,身边的姑娘们也不由得一个个都将脸沉了下了——当然,不包括永远无表情的莉姆。

    “那么,那位深渊领主,焚烧者格里纳尔,外加他率领的那个恶魔军团,也是为了这个目的来的咯?怪不得他会说出什么‘为了远古的契约’之类的话出来。”聪明绝顶的疾风很快便做出了以上的推论,而看艾特夏拉的表情,她很明显是猜对了。

    “恶魔要是会遵守契约,喵星人便都可以跳踢踏舞了。不过,灾厄之王的确和嗜血之王是一对恋(miao)奸(wu)情(wu)热的老基友,为对方死战到底的可能性不大,但在必要时候调动力量出来站街倒是没有问题的。”陆希依然觉得有哪里不对:“不过,一整个恶魔军团要传送到主位面,要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仅仅只是为了帮你们进入次元宝库?”

    “……不仅仅是一个,贝伦卡斯特大师!卡得因岛,以及附近的海域,都是当初二次创世从大陆上割裂开来的碎片,已经脱离了大地女神玛拉所管理的领域,而由于受到了黄金王宝藏的规则影响,更是处于某种次元紊乱的节点上。如果说,这个主物质位面上,有什么地方是世界结界薄弱节点的话,也就只有这里,以及周围被影响的海域上了。”

    “别耽误时间了,我的那个‘老朋友’,嗜血之王到底准备做什么?”莫名地,陆希忽然觉得有些烦躁了,声音顿时有些森然。

    “我们在这里集结了万余名的同族,正在和海盗们大战。这样的调动,真的会不惊动阿特兰蒂斯城邦的人鱼领主们,以及暮光岛高精灵的舰队吗……但其实,那一万人只不过是一支小小的先头部队罢了,整个辰海八成以上的族人都全部出动了。这是我们的战争,陆希?贝伦卡斯特大师,我们用于致敬至高吾主的真正祭奠!”娜迦的脸上开始散发出自以为殉道者般的狂热色彩,和陆希所见到的所有的狂信徒们一模一样。(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