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十恶临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七章 车主聂晴

    审完芮冬缦了,她提供了许多线索,也将不少事件连缀了起来,比如吴大宝居然认识吕侠,而吕侠又是萨雷阔勒人之一,而且吴大宝曾经在沙漠里打过工,那里与萨雷阔勒岭距离并没有多远。

    “小余,你拿着吴大宝的照片,马上联系和田警方和塔克拉玛干的石油公司,查一下,看看往年有没有失踪的油田工人之类的事件,或者之前有没有发生过什么污染和辐射事故之类的。”林瑛忙不迭地吩咐道。

    “还有勘探队,尤其是在当年西夜考古队在沙漠中的那段时间。”沈喻提醒他们。

    我明白她们两个人的意思。吴大宝既然跟萨雷阔勒人存在交集,那说不定这些人以前都认识。

    虽然萨雷阔勒人很早之前就跑到了境外,但据他们说,“师父”经常赶着驴车,跑到当年中苏两国的边境城市,用淘来的金砂置换生活用品。

    如果这样的话,吴大宝是不是在买卖用品的时候跟他们认识的呢?

    而沈喻就更进一步,她甚至怀疑这些人跟当年西夜考古队的失踪有什么关系了。这也有情可原,同是一片沙漠,虽然年代不同,但陆续发生了这么多事件,很难让人不把它们联想到一起来。

    芮冬缦还提及了吴大宝的目的。果然不出我们所料,他不是为了寻找财宝,而是因为生命即将走到尽头,才临时抱佛脚跑到魏阳来。

    他的目的就是通过小郎子,找到隗老鲲藏匿在鹿丘王墓下的三枚明珠——他深信这些明珠能够再次祛除他的病患,延长他的寿命。

    但小郎却明显害怕这些明珠,芮冬缦怀疑他的相貌改变就跟明珠有关。

    这从另一个角度印证了隗家传下来的歌谣,明珠能延长寿命,也能令人生出“异相”。

    不过,所谓的明珠,到底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物质呢?

    芮冬缦提到的第三条关键线索,就是那辆在娘娘庙前出现的奇怪车辆。林瑛调取了交管局的信息,发现这辆车是一辆棕色沃尔沃越野车,前些日子刚被报了失窃,报案人是一家公司。

    余以清很快从工商那里拿到了那家公司的资料,这是一家名叫“云心堂”的企业,它的投资人是两家企业。

    通过工商系统的股权穿透,小余终于找到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它是一家名叫“丹芙”的投资公司,公司的大股东是一个名叫聂晴的女人。

    “聂晴?!”当余以清把这些情况跟林瑛汇报时,我一下子就惊到了。

    “怎么?你认识她?”

    “就是言桩海归同学的合伙人。”沈喻淡淡地说,“他记女人记得最清楚,什么女人都爱招惹。”

    “你已经变得这样了吗?”林瑛也盯着我问。

    “谁、谁说的,我记什么人都清楚……”

    我刚说完,就听手机叮叮咚咚响了起来,低头一看是出版社的电话,我赶紧接了起来。

    “姓言的!”里面传来辛小若的狮子吼,“你到底什么时候有空?!还聊不聊要谈的事儿了!”

    我吓得手一抖挂断了电话。

    “同、同事……”我赶紧解释道,“工、工、工作上的事儿。”

    “得得,被抓现行了。”只要是火上浇油的事,小余这厮绝对不会缺席。

    林瑛看沈喻脸色突变,倒反而开心起来。她翻着报案记录,指着说:“你们看,这个报案时间会不会很巧,本来都丢了好几天,却正好在下墓前一天报的失窃——那天正好是芮冬缦发现这辆车的日子。”

    “嗯,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沈喻也点头同意。

    “要不——我去找那个聂晴摸摸底?”

    “摸什么摸?!你就知道摸!你到底是想去摸底还是摸人!”沈喻忽然回过头,没有由尾地怼我一句。

    看样子她还在生气,我吐吐舌头,赶紧闪一边去了。

    林瑛终于忍不住咯咯笑了,她看到沈喻在瞪着自己,只好又清清嗓子,故作严肃地说:“我同意沈老师的意见,先别打草惊蛇——小余,你找人,暗中盯着这个什么聂晴的。”

    我尴尬地站在那里,想没话找话。但我心里其实还有一肚子问题,怎么能随便闲着呢。

    “听说又出现了三具重复的尸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我们也奇怪呢。那三具尸体很奇怪,额头上的字的确是无脸男刻上去的,但杀人的手法,却又不像无脸男那么干脆直接。

    “沈老师昨晚看了卷宗,今天我们正好想去走访——要不,让小余给你讲讲?然后你再去单位一趟,跟女同事聊聊没有谈完的事儿。”林瑛道。

    “你什么意思?不是一个女同事找我,是男男女女好几个同事有事情跟我商量!”我跳着脚解释道。

    小余不高兴了:“你们都去查案,凭什么把我留下来给言老师说评书?”

    “我也不同意小余留下来。”沈喻在旁边开口道,“她貌美腿长,怎么能跟这种猥琐男单独待在一起呢——我看施鲢比较合适。”

    “哎,沈老师!”在办公室里坐着一直打字的施鲢抬头喊出声,“我这可真是人在屋里坐,锅从天上来啊。凭什么让我陪言老师,我跟我们小余是生死搭档,要陪也是陪她啊!”

    “都别吵了!”林瑛不耐烦地说,“就这么定了,施鲢给言桩讲案子,小余陪着我和沈老师去查那三起十恶的口业案子。”

    “队长,我再次声明,我可不想陪男的啊!”施鲢央告着,“说好了也让我一起去的。”

    “哎呀,又不让你陪他上床,瞎比比什么!”小余恶狠狠瞪施鲢一眼,瞪得他心慌意乱,差点儿把鼻涕泡冒出来。

    我跟施鲢只好站在一起,眼睁睁看着三个女人说说笑笑地扬长而去。

    “唉,言老师,咱进小屋吧。”施鲢擦着鼻涕朝我说。

    我们俩走进小会议室,施鲢犹自沮丧,他抱来一堆卷宗,放在我的案头,说:“这是昨晚沈老师翻过的东西,您要不自己先看看——我就不陪您聊了?”

    “太好了!”

    说实在话,有他这个鼻涕精坐在身边,我估计只剩下恶心了——听说他跟小余的关系最近进步飞快,我真不敢想象,小余将来怎么挽着他那经常擤鼻涕的脏手的……

    唉,想远了,还是看卷宗要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