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十恶临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四百九十章 老冯的推测

    “你知道这个洞窟的秘密吗?”华鬘边走边问。

    “听那个老冯说,这是明朝一个叫隗老鲲的术士,为当时淮王的弟弟鹿丘郡王朱翊铿建的陵墓。”

    “铃木?suzuki吗?”

    “撕姿什么啊撕姿,是陵墓,帝王的坟!”我大声说道。

    华鬘呵呵一笑。

    “亲爱的,这可不是个陵墓哦。”她伸出食指,使劲摆动着说。

    “不是陵墓,那又是什么?”

    我忽然想起来,刚才棺台上那个黑棺,正是老冯理论中的“生门”所在,里面躺着的人物也穿戴整齐,还有着鹿丘王的笏板。

    老冯在简报里,提供了一套自己对历史上如何营造这个溶洞墓穴的揣摩。

    不过,尽管沈喻批评他封建迷信,但他在正式报告中,行文还是相当客观的——有证据的慎下判断,没证据的不做判断。

    当然,或许这报告也被谨慎的林瑛审核修改过吧。

    我是编辑出身,所以看简报的时候,也从字里行间里琢磨过老冯意思。

    老冯虽然没有明说,但他心里其实已经有了一个合乎逻辑、顺乎历史的推断。

    这还是要从明朝淮王这一系说起。

    淮王一系为明仁宗的后裔。淮恭王朱载坮是第六代淮王,朱载坮死后,按照明朝皇室的规矩,唯一的儿子朱翊镜应该代行淮王事,不过他首先要为父亲守孝三年,然后再由朝廷正式册封王爵。

    但是,就是朱翊镜眼看三年守孝期满的时候,他却不明不白、适时适度地去世了。他死后才被正式追封淮王,谥号是“昭”。

    朱翊镜死后,淮恭王这一脉就彻底断绝了。于是朝廷只好按照规矩寻找其他旁系来继承王位,排第一的自然是已经被册封为建昌郡王的朱载坮弟弟朱载坚。

    明朝的藩王,数目众多,但除成祖朱棣、汉王朱高煦和宁王朱宸濠之外,很少有造反或者觊觎大位的人。

    就算明成祖赢了靖难之役,忠于建文帝的大臣们中,仍然有像方孝孺这种毫不惧死,为维护正统帝王血脉,当场辱骂朱棣,不惮被诛杀十族的猛人。

    至于后面的汉王、宁王叛乱,充其量就是胡闹。尤其宁王,准备了十几年,居然被一个没有一兵一卒的过路官员弹指就给镇压了。

    而且宁王本人还被活捉送到南京,在大庭广众下,又被自己那个堂孙子皇帝放了出来,跟耍猴似的被他满场追着转圈,最后又被抓了一次,受尽侮辱之后才被砍了脑袋。

    明朝之所以没发生西晋那种八王之乱,究其原因,一部分是因为藩王无职无权,被朝廷豢养,饱食终日且无能为力之外,还跟另一种精神控制有关。

    这种精神控制,就叫做程朱理学。

    明朝是一个将程朱理学贯彻到骨子里的朝代,有嫡立嫡,无嫡立长,这是从朝廷到民间都信奉的金科玉律。

    虽然现在我们说明朝锦衣卫、东西厂横行无忌,但另一方面,明朝的皇帝,也是历朝历代君权最受限制的一群皇帝。

    皇帝会有很多子嗣,因为数目多,所以就会有所偏爱。但无论皇帝怎么偏爱,只要他不是嫡子,不是长子,就几乎没有问鼎大位的机会。

    哪怕你机关算尽,也绝无可能。

    因为只要你违背了这个惯例,那么大臣、言官的奏折就像雪片一样漫天飞来,许多人甚至不惜性命,也要阻止皇帝产生那种改变传统念头。

    他们会上书力陈厉害,或者不惜上书辱骂皇帝,“酒色财气”这个成语,就是言官侮辱万历皇帝的产物。

    如果皇帝不看奏折,那也没有关系。他们会集体跪在皇宫之外,高声痛哭,吵得皇帝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如果皇帝下令将这些人拖离,他们会不惜性命一头撞死在石柱上,或者挨百十下廷杖,暴尸宫门,或者被下诏狱,惨死狱中。

    但他们不在乎,他们觉得,为了维护法统而死,乃是毕生最大的光荣。

    这就是传统的力量,所以偏爱幼子的皇帝,如明成祖,如明神宗,都最后没有拗过传统,还是让自己不喜欢的儿子继承了皇位。

    所以在明朝当太子,只要自己健康不出问题,能熬到老皇帝驾崩,就基本上稳了。

    皇室如此,那些当藩王的更得遵循祖制了。

    不过,相对于皇室那种万民瞩目的情况,在明朝当藩王却是可以安居一隅,无声无息,只要你不闹腾想篡位夺权,只要你把王府大门一关,根本没有人注意你做了什么。

    所以,明朝的藩王犯法的事例可不多。

    老冯的推测,就是以此作为背景的。他的推测是,淮昭王朱翊镜的死,应该有些蹊跷。

    如果朱翊镜的死因存疑,那么作为受益者的叔叔朱载坚自然就是第一嫌疑人。

    但朱载坚却安安稳稳当了十五年亲王,逝世后谥号为“顺”。他将王位传给了儿子朱翊钜。可见历史上朱翊镜的死,根本就是无人问津。

    但无人问津不代表着加害者会心安理得。

    所以,朱翊钜不管是另有野心,还是想掩盖当年顺王杀害昭王的事实,他开始积极做“万世之谋划”。

    只要自己的子孙做了皇帝,那一切事实都变得正当了,就像当年明成祖抢了侄子的大位,他不光当皇帝,传之子孙,而且后来还庙号称祖,永远在太庙里享受血食。

    朱翊钜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不可能像糊里糊涂的宁王那样起兵造反。他觉得要夺取皇位,其实还有不声不响的办法。

    比如风水,比如诅咒。

    我偷偷搞自己的东西,总不会有人注意吧。

    但是朱翊钜心思缜密,他还是为自己建了一道防火墙,这堵防火墙就是弟弟鹿丘王朱翊铿。

    朱翊铿没有后代,所以以他的名义建造大墓,既能福泽自己的子孙,如果被朝廷发现,自己还可以一推六二五,只承担一个御弟不严的罪名就好了。

    这是一个十全十美的计划。

    按照冯远恒的推断,朱翊铿应该就被葬在“休门”之中。休门是三吉门之一,在古代,休除了休息,更有福祉美善的意思。

    如果说整个溶洞墓穴是骊珠穴的话,那么休门正是骊珠穴里的那颗龙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