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十恶临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章 所长之争(1)

    “难道,咱家就是从魏阳迁到关外去的?”

    “不,咱家祖上是陇西人。后来辗转到了塞北,再后来去的关外,魏阳在南方,跟老祖宗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听大人们说,当时就连秀才都搞不清到底有没有魏阳这个地方,魏阳究竟在哪儿,甚至弄不清究竟是这两字儿怎么写。

    “我小的时候,就记得老祖宗疯话里有那么几句——‘脚在挥剑狗,头在魏阳城。魏阳安家地,欲去速速行’。”

    “还合辙押韵,不像是个文盲。”

    “对,而且更奇怪的是,听人说,老祖宗临死前本就瘫在床上很久,但那天他忽然从病床上站了起来,披头散发就要往外走。

    “儿孙们拦住他,问他去哪儿。他说,拿毛笔,砚台来。

    “虽然知道他不会写字,但儿女们不敢怠慢。当时你爷爷念私塾,有笔墨纸砚,他们赶紧跑去拿来,放在桌子上。老祖宗一只手撑着桌子,一只手满把攥地拿起笔,朝砚台里猛地一蘸。然后提笔就画出来三个字——”

    “是‘魏阳城’吧?”闻牧山说。

    闻统阳看着儿子,似乎有点儿吃惊,但他还是点点头。

    “对,这仨字挺难写的,也不知道一个疯疯癫癫的睁眼瞎,怎么会在临死前突然学会写字了。”

    “后来呢?”

    “后来他把笔一丢说,我这是为你们留下回去的路。说完这句话,他就躺回了床上,当天夜里就断气了。

    “这还不是最奇怪的,更奇怪的是,家里人去找秀才,把这俩字给秀才一看。秀才自然不知道这地方在哪里,他拿着字跑到县城,找了个见多识广的学究去问,学究翻了半天书,摇摇头说,咱们国里就没有这座城。”

    “我知道了,因为建国前,魏阳还叫隗阳呢。”

    “是啊,所以当年我跟着部队南下,一听说前面的地方发音像魏阳,突然这心里就冒出一个念头来——我得留在这儿,听老祖宗的话,在这儿安家。”

    “所以您就留下来了。”

    “对。为了能留下来,我还故意操作失误,炸伤了自己的半条胳膊,要不部队肯定不放我走。”

    “啊……”闻牧山愣在那里。在他眼里,父亲一直是个死轴死轴的人,没想到他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理由,居然舍得弄断自己一条胳膊。

    “后来呢,您在魏阳发现什么了吗?”

    “没有,还没有呢,但我不后悔啊。老祖宗说得对,隗阳最终还是变成魏阳咯。”闻统阳瞅着自己空荡荡的一条袖管儿,笑呵呵地说。

    闻廷绪七岁的时候,闻牧山跟他说了父亲讲述的故事。那时候闻统阳已经去世了,就葬在隗山的脚底下。

    这便是闻统阳的故事,接下来说的便是闻牧山的故事。

    ……

    闻牧山的脾性上承父亲,下传儿子,他们一家子都是古怪的人。

    如果是闻统阳的古怪是执着,是莽撞,是勇闯敌营,历经枪林弹雨能全身而退,那么闻牧山的古怪也有执着的一方面,不过他跟儿子一样,是头脑聪明,清高孤傲。

    父亲虽然是个文盲,但闻牧山从小学习就出奇的好,尤其是看起书来,有种过目不忘的本事。他喜文不喜理,文科里面,他又喜欢钻研考据。

    恢复高考那一年,他从工厂报考了北京一所大学的考古系,毕业之后,他主动要求回祁岭省,在祁岭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工作。

    闻牧山在研究所是个奇特的存在,他不喜欢跟人交际,而且做事原则分明,有一是一,有二是二。

    考古虽然属于学术研究,但学术上的争执上,并不比菜市场卖菜大妈之间的掐架文明多少。

    一开始,闻牧山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文人相轻,大家都各忙各的,闻牧山埋头做学问,不争权不夺利,跟别人自然少有纠葛。

    但这样的日子并不能一直持久,几年之后,考古所就发生了一起纠葛,闻牧山也无意中被卷了进来。

    纠葛来自于魏阳一座古墓的断代问题。

    这座古墓位于隗山北麓,可能年代已久,封土早就夷为平地,周围草丛中倒是存留着一片片残碑碎碣、破瓷烂瓦。就在不久之前,附近村民报案说,古墓被盗了。

    可惜因为破坏严重,这些残迹早就已经漫漶不堪,无法辨认出文字了。

    但是从残留物的规模判断,这里当年应该是一处较大的所在。

    经过初步探测,发现墓上面有两个盗洞,一个盗洞看样子有上百年了,但另一个盗洞却是新的。

    因为发现了盗洞,所以研究所决定对这座大墓实行抢救性发掘。很快,这座大墓便被揭开了面纱。

    果如之前所料,古墓的墓穴很大,呈口字型,但中间明显偏圆偏凸,而且墓室空空荡荡,只有一名男性的尸骨存留,至于陪葬品和壁画则一无所有,甚至连棺椁都没有,更不用说墓志铭了。

    空荡荡的大墓里,就躺着一具尸骨,看上去确实十分奇怪——这究竟是什么年代的墓葬,墓里面埋的到底是怎么一个人?

    考古所当时的老所长姓薛,他将要到龄退休。两个副所长一个姓庄,一个姓康,他们年龄、学历和资历都差不多,正是壮年,都虎视眈眈地盯着所长的位置。

    按正常来说,一般正职退休前,接班人早就选好了。但偏偏庄所长和康所长两个人实在太像了,两个人就连发的论文数量,带的课题组,拿到的奖励和获得的学术成就都差不太多。

    这就给上级单位出了个很大的难题,正职只有一个坑,提拔一个不提拔另一个总需要些理由,但这个理由实在太难找了。

    庄所和康所私底下其实也私下活动过,后来上级说,索性搞一个测评吧,谁得票多谁就上。

    薛所长把所里的正式员工名单拿出来,数了数正好是个奇数,正好,肯定不会出现两人同样高的情况。上级的难题总算就要解决了。

    测评那天,上级先做了一些动员,两位副所长也上台讲话,不外乎介绍自己将来提正之后,怎么听领导的话,怎么带领全所提高学术水平,怎么给大家谋福利之类。

    讲话完便是投票环节,投票之后便开始唱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